1. 嫩枝新蕊 · 邀约

芦苇芭蕉
日头斜了,梧桐叶还嫩着,影子拉长,投在新粉的白墙上,风一吹,似人招手。西班牙式的红屋顶使人眼前一亮,佟少俊拉下刹车,满心愤懑:这个尹芝,家里头明明颇不寻常,在学校却只字不提,防贼似的。应门的是个上了年纪的妇人,细棉短衫,绣花滚边窄脚裤,还是晚清打扮。佟少俊当她是家里的娘姨,直接道明来意:“我是尹芝的同学,姓佟,这里可是尹公馆?”老妇人打量着眼前人,身量不高,大背头,一身薄呢格子西装,手握紫檀文明杖,迟疑道:“这位少爷,我家小姐上的是女校……” 哪能有一个男同学?“哈……”佟少俊摘下墨晶眼镜,插进胸前口袋:“再看看,我是男是女?”细看确实非男非女。老妇人还在犹豫着,佟少俊已径自往门厅里去:“你年纪大了没眼力,叫尹芝出来,让她告诉你,我佟少俊是男是女。”门厅里有两个高壮的家丁,上前两步拦路。老妇人见她小小年纪,打扮古怪却颇有派头,又听闻她姓佟,不敢莽撞赶她出去,挥手屏退家丁,毕恭毕敬引她到小客厅,叫人上了茶后,亲自去搬救兵来。佟少俊坐在黄色天鹅绒沙发上,拿起描金瓷杯灌下一大口玫瑰香茶,细数着羊毛地毯上的波斯菊。这客厅布置得别致俏皮,在她眼里尽是女儿家的无聊矫情。穿着深色丝绒旗袍的妇人进来,板板身材,神情端肃。佟少俊放下茶杯,仍翘腿坐着:“尹太太么?我是来找尹芝的。”那妇人愣住了,细细端详眼前人,又转而笑道:“啊……佟二小姐,我不是尹太太,这里也没有尹太太,我是小姐的家庭教师,姓常。”“哦……你既然知道我是谁,怎么还叫我二小姐?”常小姐讪笑,想起来报纸上的传闻,这二小姐喜欢别人叫她先生,改口道:“是我口误了,二先生,给您赔个不是!今日我家小姐身子不好,还在歇着。您有什么事就请对我说,定一字不落地转告小姐。”“她好大的驾子!”佟少俊听她这么说,不乐意了,刚要发作,又一转念:“我饿了,你给我上些不甜的点心来!”常小姐依言去了,她知道这位佟二小姐不好惹,整日不三不四,和一群狐朋狗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