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相识燕归来

酉潜
不知是流水拍打着岩石,还是岩石激起的浪花,但时间不曾扭曲变形,依旧继续作为四维空间的一个象限,主导着三维空间的一切,使其有条不紊的发生。自从婉君走了之后,邢尚就一直在尝试继承她的“衣钵”,虽然可能画不好,但是欣赏画总是会的。所以他总是去看画展,读些名画赏析的书,或者是去参加什么鉴赏画作的研讨会、论坛,或是拍卖。他这个半路出家的爱好者,比那些从小就受熏陶的艺术家们还要热情、投入、侃侃而谈,似乎展现了什么叫绘画领域的“皈依者狂热”。有一次在一场慈善美术展上,他看到有三两幅画的笔触很像婉君。毕竟他家里和公司里到处挂着她的画,自然对她的绘画小习惯了如指掌,比如:笔尖怎样顿挫,颜料如何搭配。不过展览的这几幅画又不完全像她的,因为婉君的画线条柔情似水像极了她那一头泼墨般的头发,但是这几幅的线条显得更加果断、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