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虫洞陷阱)第一章 天网阴谋连环虫洞陷阱

W湖
这是个围猎场,不,是鸿门宴。来者是银河大帝,及来自熊座的黑矮星流统帅;围猎,谁有这资格和能力?鸿门宴上,病毒主星总统朱艳萍摆上的难道是超级病毒?银河、仙女、大熊三角区黑矮星流如一条波动的暗虫吞噬而来,引领者俗称波虫统帅的时胥,难道不知道自己踏上的是病毒主星而毫无防备?统领银河系的大帝银河主任更是见多识广,能困住他们的或就是传说中的未知天网。银河新出现的迷团天网似有耳闻,主宰是谁却鲜为人知。总统与我一起赴宴的路上说起过,她的病毒主星已如落进天网的一只死球,等她意识到并想弹跳出来,球门已被封了。她被门将丢给裁判,又被裁判牢牢揽在手里,只是她和我都不知道门将、吹哨的裁判或宴席的真正主人是谁。波虫统帅和银河主任刚经历巅峰对决,两败俱伤,正是围猎称帝的好时机。被网住的波虫统帅不能庇佑心爱的水族舰长丛知一,反而需要水族舰长出手相救,这没有让我吃惊,却是水族舰长爆发出来的力量让我震撼,来自地球纪见识过这一幕的人都呆住了;天网为此现了原形,竟被拉扯到了地球纪那遥远的时空一一波虫统帅坠入深渊千均一发,水族舰长飞身而起扑向他,像一个守门员紧紧扑住就要入门的致命一球!一对恋人因此逃脱了精心罗织的天网,这是一个奇迹,也成了一个谜。那一刻,我正站在天网的破口,看到总统的左右副手男兄男弟像门将在附近巡视,看到水族舰长的弟弟丛秋林,姐姐爆发出的力量让他脸上露出惊艳之神,而不是惊异之情,这不由我心生疑窦,想起他此前的种种乖张举动⋯⋯不得不将他们都列入破网嫌疑人之一;能够破网,犹如进球,那可都是高深莫测、深藏不露的王者。第一个赶到的是地球纪草坪酒会的最高领导刘为民,时任副区长的他踌躇满志,那时,他掌控着在场许多人的命运,一度将波虫统帅逼到悬崖;现时,作为虫球先帝却身着道袍的他再次张牙舞爪的扑来,我、水族舰长甚至伤重的波虫统帅都难以匹敌,好在丛秋林驾车驶来,载上我们把他远远撇在了后面。我回头看着远去的越来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