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黑衣人的现身

莫小绵
“利老三的私生女,为什么会在女死者丛冉死亡之后就火速离岛?难道她和小神婆的死有关?”小吕跟在尹东明身后,皱着眉头,将一头短发搓得沙沙作响。“农历8月初8,公历9月24号,羽化升天的日子,丛冉作为侍神者参与了仪式,那是她留在人世间最后的画面,可以说她是从那天开始失踪的,也许她当天就遇害了。”江赋早看出这个小刑警的争斗之心,年资尚浅的他,策略一贯的避其锋芒。但这样推测性的语言得出的结论,他总认为不够严谨,又忍不住加个“也许”。“辛法医那里的尸检报告推断死亡时间,是距发现尸体3个月左右。9月24,这个时间倒是对得上。”程默虽然更倾向于树大根深的应氏,但这个私生女的手串让案件有了新的走向。“尹队,这个手串会不会是李一国在抛尸现场捡到的?他发现了什么,所以被人灭口?”小吕对自己侦查能力上的欠缺,有清醒的认识,所以他对尹东明的不仅仅是上下级间的服从,更多的是一种依赖。他总是需要一个领导者,来左右他的思路。“如果说他因为敲诈勒索而丧命不是更符合现在的局面。”相较下,这个小岛上的小警官就更有主意。他不但有自己的想法,还要将自己的想法时不时拿到台面上。“拿到现场遗落的物品,不是应该从物品的主人使劲么?用这个怎么能敲诈到死者的家属?这个逻辑站不住脚啊。”尹东明并不看他们,十分随意地指出他们推理上的漏洞。他心里并没有想这些事,眼睛紧紧盯着街边卖鞭炮的小货车发呆。“不但是拿别人的东西敲诈,且乩婆还给到这个威胁不小的数目,难道乩婆在这件事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这会不会和她最后的死亡有关。”程默有一种感觉,就是将几个死者的死亡联系起来,最后肯定能将应氏套进来。“这条路没有监控?”尹东明停下脚步,站在这些年货车前面点起了一只烟。“没有,岛上的‘天眼’集中在镇里和南部的沙滩,这里还没覆盖到。”“这条路上能拍到什么啊?”小吕对尹东明的心不在焉有点不爽。“这条路上去就是李一国的出租屋,村子的大路只有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