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塘
“我~我杀人了”,高盛寒颤抖着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电话另一头传来父亲高瑞文不耐烦的咆哮声,“说的什么屁话,你他妈到底有事没事?我这里忙的很,没空跟你废话”“我~我把安柔杀了”,高盛寒哆嗦着发紫的嘴唇,喉咙一阵干哑。短暂的沉默后,手机里传来“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是一阵杂乱的忙音。父亲把手机摔了高盛寒想,他能想象到此刻父亲盛怒的模样,脸红脖子粗想要吃人,一贯如此。放下手机,高盛寒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扭头望向身旁,一具赤条条的尸体呈“大”字形横陈在一侧,女人的皮肤表面已经浮现出大片青紫色的斑痕,仿佛是盛开在水泥地里的诡异奇花。女人仰面朝上,瞪着一双晦暗空洞的眼睛,不知道在凝望着什么,双手捆绑在床头,脖子上还拴着一条锁链,嘴角挂着一串干涸的白色泡沫。高盛寒想起自己曾经无数次亲吻过这张精致的脸,此时再去看,既觉得陌生又觉得恶心,胃里一阵痉挛,顾不上穿衣服,连滚带爬的跑进卫生间,对着马桶呕吐起来,酸腐味像是胃里被释放出来的恶鬼,在小小的卫生间里撒欢的乱窜。吐够了,高盛寒靠着马桶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眼前星花乱坠,嘴里又酸又苦,身体一点点的沉下去,凉下去,像是要与冰凉的地板融为一体。卧室里响起刺耳的手机铃声,高盛寒打了个哆嗦,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跌跌撞撞的走出卫生间,来到床边,手机屏幕闪耀着幽蓝色的光。号码显示二叔,父亲身边最得力的干将。“你在哪?”,高瑞文的声音沉稳有力,丝毫听不出有任何慌乱。“酒店,306”“老老实实呆在那,哪都不要去”,不等高盛寒答话,电话便挂断了。高盛寒木然的呆在原地,手机从指缝里滑落砸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床上那个女人,即使死了,依旧散发着某种邪恶的魅惑,吸引着自己上前触摸。高盛寒不敢再看,扭头望向窗外,白亮的阳光一下子刺痛了双眼,眼泪流了下来。几分钟后,高盛寒酸涩的眼睛才适应了窗外的阳光,纵横交错的沥青道路将安城切割的支离破碎,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一艘货船正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