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春色如许

王子安宁
沧海平稳了车速,将车泊好,敏捷地跳下车子,来到两位老人身边。谭叔手里拿着他的手机,未等他开口,兰姨就急急地说,沧海,依依走了。沧海愣住了,接过手机时,兰姨递过一张纸条。浅蓝的信笺,淡淡地香气,“谭叔兰姨,我回妈妈那儿看看。”落款是林依依。沧海静静地看着那纸条,谭叔和兰姨悄悄回了院子。不知过了多久,沧海只是发现自己自己已驾车驶出了小区,他的心无声地下沉,这是一个他想得到但从没有准备接受的结局。程沧海把车子在一处岔路口泊下,那儿有一家小酒馆,开酒馆的是一对从国外回来的夫妇,他们选择了以自己的方式开一家小酒馆,没有固定营业时间,全看心情,所用食材必是采摘自田头,保证当令保证新鲜,加上夫妇俩中西合璧的烹饪方式,精致清淡营养且富有艺术感,妥妥地吸引了一批客户,小众但忠实。时间久了,很多食客之间成了朋友,更不用说和他们一对店主夫妇。有时候,食客来到小酒馆,仿佛也不只是为了那一餐美食,更多是一种生活的调剂,一种放松,一次与知己的小聚,清新诗意田园。店主夫妇在郊区租了一块地,雇了一对当地有种植经验的夫妇打理,有时候由老两口送货到小酒馆,有时他们会亲自去采摘。老客户会提前预订,留下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准备。食客从来着急,店家也很随意。一切都没有太多规矩,仿佛结果都是心有灵犀。当然,每一次的美食体验,食客都不会失望,常常还会有一份小小的惊喜。程沧海和齐济最爱来这儿,有值得庆贺的事,或者,伤心的时候。程沧海要一了瓶酒,他默默点燃一支烟,这个习惯他已放下了多年,今天抽一支。沧海其实清楚林依依的离去,那是一层他不愿意揭开的谜底。他宁愿自己守护着一个回心转意,他可以不在意他可以付出一些代价包括接受依依带给她的任何坏消息,除了,离他而去。程沧海今天在学校的项目有了突破性进展,他们初步制定了疫苗培育的方向并取得了预期效果,如果顺利,XG疫苗有望进入受体实验阶段。所以,沧海今天回家,满心都是欢喜。沧海把酒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