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叙 无端的梦

李子麦
第一次的相遇即是道别的开始——李子麦1 ——小女孩惦着脚尖,努力去勾出墙的红梅枝。寺庙院墙低矮,墙头厚落着雪。“你在干什么?”墙头冒出一个小光头,嘴巴呵出一团雾气。小女孩呆住了,想,“他的头好亮啊!”“呐,给你!”一枝梅花从墙头递到她手里。“他的头好亮啊!”她低头看手里的梅枝,还在想。手里的梅枝却忽然成了黑蛇,吐着红信子。“啊——”“啊——”女子梦中惊坐起。手机在床头桌上“吱 — 吱吱 ——”地震动。“小乔你神经病啊,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女子对着视频喊。“你枕边又没男人,打不得?”“滚!”“我在玉龙雪山呢,给你直播双子座流星雨,快看——”夜空干净冷寂,像刚冲洗过的黑色大理石地面,散落着一些蓝色玻璃球。时不时有流星托着长尾,从东划到西,从上划到下,从左划到右。“赶快许愿,许你初恋快出现!”视频里响着小乔不协调的画外音。女子没理会她,只盯着视频看,眼眸里倒映着星芒,恍了神……一颗流星出现在凌晨三点多的昆明上空,因遥远而缓慢。起韵从容,仿佛一个悠长故事的开头。越来越大,蓝色尾巴变成红色。一个大火球落入西山脚下的滇池。女子的眼睛从星空里苏醒过来,和闺蜜说bye。在黑暗里默坐着,想刚才的噩梦。“啥情况?最近老是同一个梦?”想了一会儿,摆摆头,放弃过度思考。打开床头灯,拿起枕边的一个笔记本,很厚。翻开,扉页写着《星河大梦录》,署名李子麦。手指在署名上摩挲一阵,再翻开一页,是手写的文字。“第一章  总角之宴   言笑晏晏”篇首写着“第一次的相遇   即是道别的开始”“你,是蓄谋已久的么?”女子低问。房间里没有其他人,自然没有得到回应。她苦笑。星夜下的滇池波光粼粼。高原的风,推着海潮缓缓涌向海埂大坝。一个黑色的东西随着潮水凫向岸堤。40码男鞋大小,吭吭哧哧喘着粗气,笨拙地爬上岸。焦头烂额,模样是昆明人随手丢进滇池里烤糊了的洋芋。它抖抖身体,掉落一层黑色皮屑,露出幽蓝的皮肤。一只蓝色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