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最熟悉的陌生人

安可
2006年的冬天,哈尔滨市区的雪少得可怜,白天总是灰蒙蒙一片,让人心情好不起来。一到晚上,大学城附近的空气中杂糅着煤烟味和消炎药味,好像一边刺激着鼻子又一边治愈着鼻子,让人恍惚。女同学抱怨皮肤干裂得用什么护肤品都不好使,男同学则厌倦了室外和室内一样的浑浊感。无论空气还是学生,都急需一场大雪。“晚上七点,2号楼小教室开班会你知道了吗?”屈宁宁端着餐盘边说边坐到了栾小爱身边。“听我室友说了,估计是说实习的事。按上届的经验来看,要么就是去酒店,要么旅行社,没什么新鲜的。”在这所理工类大学里,旅游管理专业像是没娘养的孩子。在外人看来是妥妥的文科专业,实际上是以计算机为特色,从属于经济管理学院的理科专业。尴尬的定位,寥寥无几的报考学生,让这个专业每届只支撑得起单薄的两个班。“你室友她们都有实习的去处了吗?不是说,自己找到地方,就可以不参加学校的实习了?”“她们三个里,两个都有导游证,自己就找旅行社了,另外那个定好了要去苏州亲戚开的酒店实习。”“那你呢,你想去哪实习?”屈宁宁一向没什么主见,和栾小爱玩得最好,自然是希望跟着她一起。“唉,去酒店实习一定很辛苦,在大东北靠拿小费赚钱可太难了,听说只有南方客人或外国客人才有给小费的意识。我没导游证,去旅行社做计调又无趣又不赚钱。”“是啊,祈祷今年的实习,能有些新花样。要是能去滑雪场就好了,我朋友去当过滑雪教练,既有底薪还有提成,关键是,还能免费滑雪。”屈宁宁兴奋地放下了筷子,像是要大干一场。“你会滑雪吗?我不会诶,要是能顺带学会滑雪倒是真不错,不过这大冬天的,天天在户外工作,听起来也没比在酒店轻松呀。”“我会一点儿,只滑过两次。滑雪比滑冰简单,滑冰咱们体育课都学过了,滑雪更不在话下,相信我,滑两次你就会了。”“你忘了吗?滑冰课考试还是刘雪莹替我考的呢,自从我高中同学滑冰摔骨折之后,我就有了心理阴影,一直不敢上冰,到现在都不会滑冰。”“咳,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