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男宿舍的恋爱赌局

甜菜贝贝
梁为实,男,180公分,70公斤,方下巴,戴着银丝眼镜,肩膀略窄,但骨架却是粗壮的,白净但普通,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可是这些特点组合在一起,在一个女生众多的学校里,他成了抢手货,人称“氛围感帅哥”。不仅仅是他紧俏,他们一整个宿舍都颇受女生欢迎,他们很珍惜这样的“机会”。顿熊刚结束和金融系班花的恋爱,被班花甩了。他有点一蹶不振,连晚上一块和室友打游戏都没心情了,这种状态持续了快一个月。一个叫林鸥的学弟常常来找室友尧金驰玩,大家也总一起聊天,林鸥给他们看过一个小学妹,和林鸥一级,他说这姑娘有点烦人,说喜欢他,总给他发信息找他聊天,但就仅此而已了,圣诞节也不送他礼物啥的,没个表示,搞得他心烦。他们传阅着手机,共同看了看这个姑娘。挺普通的小女生,短头发,没女人味,看起来也是咋咋呼呼的那种。正巧刘煦说了一句,“这丫头挺朴实啊,从头到脚都没牌子,别是隐形富婆吧。”大家一听就乐了,明白刘煦说的什么意思。梁为实悄悄记下了这个姑娘的微信号,等林鸥走了,就让顿熊加这个姑娘的微信。顿熊不解,梁为实说:“校园时期谈恋爱真的是为爱情吗?咱们男人自己想什么,能让姑娘知道吗?你和金融系那班花好了得一年了,再美的花也看够了吧?人家反正看你是看够了。咱们非得一棵树上吊死吗,从此不再快乐了?试试这姑娘吧,我看了,应该是挺天真的,聊上一个月估计就能和你推心置腹,三个月估计能talk in bed。”尧金驰也听到了,说:“你们背后撬人墙角不太好吧?”汪阔说:“这算什么撬墙角,你看林鸥,哪像缺姑娘的人啊,咱们这是帮他清理烂桃花。这女的总占着位置和他瞎聊,多耽误他时间啊。有宝贵的时间还不用在学习上?”马珍国听了啐了他一口:“呸,你小子,四级考了两次了还没过呢,也好意思说自己都在学习啊?”“哎呀,我不学习,但是林鸥学习啊。”汪阔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咱们不如打个赌,要是顿熊追到了这姑娘,老顿请咱们吃饭,要是追不到,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