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狐狸精与渣男

朗朗
“小贱人,不学好,还不走……”钟梅刚下楼,就听见顾嫂又在那咕咕唧唧。“顾嫂,你嘀咕什么呢?这花瓶你还准备擦多久?”钟梅四十多岁,穿着一套真丝居家服,高贵白皙的脸上还残留着热玛吉和水光针的痕迹。顾嫂瘦削,满是沟壑的脸上沁满了苦相,身上深色的素衣宛如僧尼的袈裟。这时,书房里传来一男一女的说话声。钟梅问:“谁在里面?”顾嫂再忍不住,理直气壮地对钟梅告状:“还不是那个小贱人,月月来!进去一待就是个把小时。回回浓妆艳抹地也就算了,今天那衣服的胸口,开到这里——”顾嫂神色夸张,比划到自己的肚脐眼。钟梅意味深长地冲门里瞟了一眼,随即拿出女主人的款儿正斥顾嫂道:“我一个月万把块钱请你,就是来嚼舌头的?一个花瓶磨磨唧唧擦了刻把钟了吧?你也好意思?”顾嫂在白家当保姆当了快二十年,她和女主人钟梅的关系,早就超出了一般的雇佣关系,说是亲人也不为过。钟梅敢这么说她,就知道顾嫂不会往心里头去。果然顾嫂不计较,她依旧替钟梅忿忿不平:“大姐,这些年,你从白总身边赶走多少狐狸精,眼睛毒得跟什么似的,怎么这回反倒是睁只眼闭只眼了?偌大的这么只狐狸,窜到门上,我都闻见骚味了……”“顾嫂!”钟梅再次厉声喝止住她。顾嫂也不顾忌了,斗小三这事儿她有执念,于是不依不饶地反问女主人钟梅:“你是不是看她年纪小?我告诉你!现在的毛丫头蔫儿坏着呢!十几岁,一个一个机灵得,就跟千年的道行成了精似的……”钟梅蹙眉听不下去了,顾嫂这张嘴,像烂棉裤,又松又破,偏偏又自以为是得不得了。“大姐!”顾嫂一直叫钟梅大姐,“你可千万要听我的……”“听你的?”钟梅冷笑,“你脑子要是好使,老公也不至于带别的女人跑了。”顾嫂听了瘪嘴。钟梅这一针戳得她无话可说。“你那时候还不是跟个捉奸大队长似的,胸有成竹。”钟梅知道这是顾嫂的痛处,可她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所以钟梅不得不定期揭一揭她的短处,才能长一长她的脑子。她说得“那时候”,就是顾嫂刚发现她自己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