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侯府小公子

乔歌如许
晋明二十六年冬月二十三,是大将军沈伍之女与内阁首辅柳孟嫡长子定亲的日子。十里红妆聘礼如流水般,从柳府穿过两条街一路吹锣打鼓地抬进了大将军府,朝中勋贵无不来贺。世人都道这沈青好福气,投胎在沈将军门下,结亲于柳首辅之子,只怕是烧了几世高香,才修得了如此好命。不知是物极必反,还是怎么的,在定亲第二日,沈青与京中贵女们受邀去沪亭赏雪,竟不慎跌入冰湖,昏迷三日才醒。沈青醒来之后,好似魔怔了般,嚷着要退亲,上京城无人不唏嘘,都说沈青失心疯了,竟如此糟践求之不易的大好姻缘。沈青听了这话,只是冷笑。大好姻缘?如果说日后她要为一个是非不分被女色迷了眼的蠢人丧了命的姻缘,也算是大好姻缘,那她宁愿不要这所谓的大好姻缘。*******这日阳光极好,雪色消融之后的天空宛如碧洗,万里无云。东城的宁远侯别庄热闹非凡,欢呼喝彩之声,穿过厚厚的院墙传到了解外,惹得行人不由侧目,一打听,竟是别庄内正举行马球赛。这宁远侯夫妇恩爱非常,便是宁远侯夫人久未诞下子嗣,宁远侯也不曾休妻另娶,更不曾纳妾养外室。好在两夫妇一心向善,最终感动菩萨,在宁远侯夫人三十五岁时诞下一子。可惜的是这独子生来就比旁的孩子孱弱,终日里泡在药罐子长大。虽说相貌堂堂,但始终带着病色。这也倒不要紧,可怕的是有传言说是小公子脾气古怪暴戾得紧,见不得女子在旁伺候,不然就要将女子割刀放血,听着甚是吓人。哪家高门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嗜血如魔的病秧子,因而啊,这小公子即便是到了及冠之年,也不曾定亲。宁远侯夫人对于这类荒谬的传言倒是不以为意,也不着急为自家儿子定亲之事,唯有一次是在沈青去柳府提亲之前,她倒是与沈青三个嫂子提了一嘴沈青到了适婚的年纪了,似有意与大将军府结亲。不过当时沈青正是鬼迷心窍之际,被柳宣天人之姿迷得五迷三道的,哪里瞧得上旁的什么人。而沈大将军与沈青那三个兄长,又是个极为护短的,早已听闻了宁远侯府小公子的传闻,且不论那小公子是否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