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选择他

如蕤
夏不寒难得睡了一个又长又深的觉,醒来躺在床上久久不想动。过了一会儿,她抓起床头的手机,看到时间已然接近十一点了。她掩嘴打了个哈欠,握着手机跳下床,走去拉开窗帘。白色日光疯了般地扑到她身上,她被刺得眯了一阵眼,然后再睁开,看手机上新进来的消息: 【姐,新来的老板好帅,可惜你今天请假了。】小助理的花痴在十八楼是出了名的。夏不寒扯扯嘴角,回道:是吗?等对方回消息的当头,夏不寒将目光放在窗外:处处是森冷的望不到头的大楼;有时候看着真无望,觉得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真的,帅就算了,而且还年轻,我敢打赌他不超过三十五岁。】没那么大,夏不寒在心里纠正完,给小助理回道:好好工作,别关注这些没用的。转身走到书桌前,看着那堆摞成小山般的文件夹,她认命地叹了口气,搬开椅子坐下。即便心情再复杂,心里再抵触,她也要把手头的这点工作完成,这是她的性格所决定的。 改完一个表格,夏不寒再看手机,小助理两分钟前说: 【姐,有个坏消息。我刚听到总监在向新老板说你的坏话了,怎么办啊?】实名投诉吗?真不聪明。她安慰的同时教导小助理:别理他,别操心这些,你这两天尽量多做事少说话。历来改朝换代都会清理一批旧臣,她夏不寒在某些人眼里大概就是旧臣的形象。她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扫地出门,但如果小助理因为她被解雇,她会有负疚心的。*临越集团坐落于城市商务中心――一个寸土寸金的瑰宝之地。时隔许久,殷惟再次站到临越集团的大楼前,脑海里不知怎的浮现出了父亲的这句话。他微微抬头,打量着这一栋二十几层的高楼。它是如此宏伟、壮观,它又是如此深沉、安静,无尽的财力和崇高的地位是它给人的象征,他恍如第一次见它那样被深深迷住,久久无法移开目光。他停顿得有些久了,身后的助理明白他心情复杂,也没有催促。“走吧。”在他终于看够之后,他侧头朝后说道。 殷惟领着一批人走进大厦,董事会推出的代表正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立不安。两波人对上目光,代表忙不迭地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