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云住
金色一轮月悬在天边,微微光芒照亮这片海,照亮海边岑寂的港口,照亮淘金者们脚下的路,又或是,他们脚边的金属垃圾——那些机械手、金属眼球、电线、旋钮……四处散落,成为夜晚枯草中的小小灯珠。反光有些刺眼,淘金者们全副武装,靴子踩扁了脚下变形的仿生乳房。机器猎犬跟在后头,一双眼珠赤红,在这片即将被海水淹没的机器人坟场中来回搜寻。已是凌晨四点,淘金者们收获甚少。他们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就地踢过来几颗机器人头颅,堆成个凳子坐。哪怕报废了,机器人的面部还是饱满而安详的。天气炎热,啤酒也热,他们边喝酒边抬起头,望头顶的月亮。今天是个很罕见的晴天。“再找最后一次,没值钱的就走吧。”留黑胡子的人说。耳边能听到海浪拍击港口大坝的声音,时不时的,还有些弗弗风声,那是海警用来巡视海面的无人机。“那玩意儿值多少钱?”坐在角落的一个瘦小男人问,他望着无人机噪音传来的方向。这一晚眼看要两手空空着回去了。“不值钱。”另一男人讲。“不是他们有人想破解这个吗,”瘦小淘金者说,“不值钱?”“这全是几十年前的老型号了,”黑胡子男人听着海风,轻声讲,他丢掉啤酒罐,站起来,“旧京的警用无人机没有声音。还有,别惹海警。”猎犬跑到了前面去,淘金者逐渐跟上。在他们身后不远,一小小的流浪儿从垃圾堆中悄悄冒出脑袋。流浪儿跑去捡起他们丢下的啤酒罐,仰头好奇往嘴里倒。“你们听说了吗,旧京发生的事。”一淘金者说。“又怎么了?”“我旧京的朋友说,伯新天基将要在旧京推广‘通用机器人’,”那淘金者边讲,边用探测杖翻弄脚边的垃圾,“以后大家都要使用同种型号,同样功能,有同一端口的‘安全’机器人。很快,现存的所有机器人都将被淘汰。”失去电力驱动、芯片损坏了的机器垃圾们睁着空洞的双眼躺在坟场中,海风载着淘金者的声音,穿透这些落满灰尘的头颅。“什么时候?”“很快,可能下周就宣布,伯新天基准备很久了,生产线也备好了——他们生产什么东西都很快。”这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