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1 春日迟迟-1

七斤
帝都的春天十分特立独行。春风一般四五级起步,动辄七八级,拂面是不可能的,用照脸扇耳光来形容更贴切。有时遇上西伯利亚过来的冷空气,裹挟着蒙古高原的沙尘滚滚南下,盘桓几天以后碰上了暖气团,留下一场泥浆雨之后,就像吵架理亏的男人一样摔门而去,过不了几天又腆着脸卷土重来。花花草草就在这暴烈天气的夹缝里生长出来,灰头土脸地挨到夏天。 沈捷在帝都住了十来年,早就对窗外鬼哭狼嚎的风声免疫,妄图在这个难得不用出差的周末狠狠睡它一个上午。谁知道还不到十点,就被一声巨响吓得从床上蹦起来——楼上某一家的空调外机被风吹了下来,正七零八落地横尸在地上,连着一截长了铁锈的栏杆,构成了一个大风天不要靠近高层建筑的活体教育现场。 此时上午九点半,狂风呼啸,天色昏黄,对面楼的日光灯现出莹莹蓝光,正是一个标准的沙尘暴周日。沈捷的瞌睡虫一去不返,情知今天又是没法出门进行光合作用的一天,索性缩回被窝里开始看手机,刚一解锁,噼里啪啦蹦出来许多条提醒,沈捷刷到其中一条,即刻支棱起来。也不顾外头刮沙子,头不梳脸不洗,套上一件厚卫衣就蹿出了门。 她苦等多日的好东西终于到了! 程朗接到她小姨电话的时候早就醒了,正坐在地垫上拼乐高的土星五号运载火箭,身旁乱七八糟摆了一堆奇形怪状的塑料小块儿。 那边沈捷神神秘秘:“朗朗,今天有空吗!”程朗手机开着免提,手上没有停地在拼她的乐高:“有没有空取决于你要找我干什么,帮你审狗屁不通的奇怪剧本就没空。”沈捷否认三联:“不是不是不是,我们上次说的那事……你还记得不?”程朗这回来了兴致,放下了手里头的乐高:“到了?”“到了!” “行,我这就去!” 程朗放下乐高积木,眼睛里神光骤起, 一跃而起要去冲澡,结果结结实实踩在了乐高积木上,顿时疼得青面獠牙。 好在她也不是第一次踩到乐高上了,金鸡独立蹦了一会,终于还是一瘸一拐换衣服化妆,抄起车钥匙冲进了漫天风沙里。沈捷是她妈沈凝的堂妹,虽然辈分上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