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将翱将翔 -7

七斤
那天晚上程朗跟男朋友视频的时候,发现他情绪有些个低落,就问出了啥事情。 周凯蹲在洗澡间里头,闷闷不乐,支支吾吾,只说这录综艺太累了,把人当牲口使,好在明天补点镜头就能回去了。 然后接着问路涵江最近咋样,见人还哆嗦不。 程朗明知道他在转移话题,但是看见男朋友上下眼皮直打架的困样,也就没跟他计较,说路涵江好得很,比在国内放松,毕竟这边本身就没有多少人。 不差这一会儿,有什么猫腻的话她迟早能够发现,于是开开心心地跟周凯聊起来酒店院子里进了驯鹿的事情。 聊着聊着就听到那边有人敲门,郭山在外头喊:“周凯,好了没有!我要洗澡睡觉!” 两人匆匆收线。 周凯让出了浴室给郭山,自己迷迷瞪瞪往床上一摊,衣服也没脱,径直睡了过去。 谢初飞瞅着旁边床上那黑不出溜睡得如奔跑野驴的假CP,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个念头:这会儿知道穿衣服了。 然而听到渐渐响起的驴鸣之声,又赶紧摇摇头,觉得自己一定是摸鱼时候脑子里头进了水,跟这个家伙计较什么,他大约是真觉得洗衣服费劲吧…….谢初飞和周凯那一瞬间的郁闷都来自下午的摸鱼活动。 本来么,摸鱼属于轻松愉快的调剂项目,导演想着大家随便捞捞,拍点湿身镜头泥巴大战啥的给观众送送福利,正好晚饭还能吃稻田鱼。 结果周凯这一脱上衣,事情就变了味了。 在场男男女女的眼珠子都长了钩子,有的还冒出了可疑的精光。午休时候谢初飞精心安排的那一出秸秆小动物编织活动马上显得逊色了不少。毕竟,人类抗拒不了一些原始的诱惑,自然的召唤。 而诱惑本人还傻呵呵地在那跟人家说什么这种鱼刺多个还小,裹上面炸酥了吃最方便。 更可恨的是,风头被抢的谢初飞还没法跟他对着脱,一个是和人设过于不符,另一个,是他肯定没有周凯脱得好看。 只能想办法在其他地方找补,拿着网兜边捞鱼边思考的谢初飞,发出了一些感叹: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啊,老天爷拿着馅饼往人嘴里塞,还能说什么呢?旁边的围观队伍里沈捷也发出了感叹:“我好像有点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