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初恋”住到我对门

露西花
简婕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周小松了。像很多昔日的小伙伴一样,走着走着他就消失在时光长河里了,偶尔也会在阳光下粼粼一闪,但转瞬就归于沉默了。在她眼前闪过的是他那双眼睛,突然不笑的、黑漆漆的、倔强受伤的眼睛。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当年的残忍。其实女人花团锦簇的时光也就那几年,后面再遇到的男人多少都会图点什么,如果碰到有人愿意把心掏给自己,就算不接受也不能嫌腥。再看到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时简婕正在和前房主的二儿子激烈地交涉。房子是她通过合法手续从前房主大儿子手里买到的,他们的家事,他哥俩的纠纷论理和她一概没关系的。刘老二却不这么认为,他拿他哥没办法,恶气全撒在了简婕身上。谁让她势单力薄好欺负呢?简婕搬来三天而已,他已经来过两趟了,今天更甚,扯着嗓门好一通胡搅蛮缠,看她只会柔声细气讲道理,更是恶向胆边生,把她往边上一推,打算强闯进去。简婕哪经得住他这么一扒拉?踉跄了两步,差点栽地上。电光石火之间,顾念北攥了把菜刀从房子里冲了出来。他来势汹汹,把简婕护在身后,指着刘老二喊:“你再碰我妈一下试试?!”刘老二猝不及防,不由地后退了两步,随机又反应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轻蔑地笑了:“兔崽子,毛都没长齐就和我玩刀?你爸爸我在这条街砍人时你还在你妈裤裆里呢!”刷,顾念北不和他废话,挥刀就朝他劈去,又快又狠。他是来真的。刘老二慌忙一闪,菜刀挟带着风声击中了楼道扶手,火花四溅。顾念北杀红了眼,一不做二不休,抡起菜刀又朝他砍去。“北北,北北,快住手!”简婕这才反应过来,魂飞魄散,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刘老二又惊又怕,破口大骂:“狗杂种,小娘养的……!”顾念北何曾听过这样的污言秽语?气得目眦尽裂,挣扎着非要去砍他,简婕几乎拦不住他。“大清早的吵什么吵,要不要人睡觉了?!”正乱时,对面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穿黑背心的男人打着哈欠出来了,一抬头,先和简婕对上眼了。两个人同时心脏一紧,石化了。简婕做梦也没想到,对面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