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诸事不顺

林春令
东堰市的春天总比其他地方结束得更早些,东堰方言里有句老话叫“春脖子短”,这才刚进入5月,天便热得让人受不了。许泊宁踩着高跟鞋急匆匆从写字楼里出来,还没到停车场已经跑出了一身的汗。每月一次的家庭聚会雷打不动,她就是拿工作当借口都推辞不掉,到时候家族群里几个长辈挑毛病,你一言我一语,比老总考核kpi还严格。启动仪表盘上的发动机故障灯又闪烁几下,前两天出现过这毛病,4S店工作人员简单排除后告诉她可能是油质问题。车还没开出去,忽然原地剧烈抖动,许泊宁被吓了一跳,忙熄火停车。联系好4S店的人明天过来把车拖走,许泊宁临时喊了辆网约车,紧赶慢赶到“东湖饭店”的时候,她还是迟到了。包厢里能容纳二十人的圆桌几乎坐满人,见她推开门,屋里空气骤然安静了瞬,许泊宁心里暗嘲倒霉,笑着探进半个身子:“不好意思,公司临时有点事下班晚了几分钟,车又出点毛病。”“没事没事,泊宁来这儿坐。”大姑招呼她。她人没坐下,原本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许齐元冷哼声:“你那工作倒是忙,忙得让我们这些长辈坐这儿等你,忙得连儿子都不要。”许泊宁身子僵了僵,拉开椅子没吭声。反正自从她离婚,孩子跟了前夫以后,她爸见着她就要发火,三年里她都习以为常。“老许。”田卫方私下扯他的衣服,“这会好好吃饭,说这些做什么。”许泊宁神烦家族聚会,然而她爸、她妈那儿几个亲戚,都对此乐此不疲。无非就是把家里大小破事都摊到桌面上来讲。听说大表哥公司产品这一季销量不错;她爸那小建筑公司接了个政府的项目;二表姐的女儿马上要上初中,夫妻俩前几年特意买的学区房,现在学区房逐步改革,好在政策还没有完全落实,钱花得不算冤。许泊宁心如止水听着,桌上不知道谁提了她的名字:“泊宁,你家喻喻今年几岁了,我记得是不是快要上小学。”“嗯,五岁了,明年小学。”许泊宁扭头看向她二表姐唐余。唐余比她大八岁,在社保局工作,说话向来直接:“准备在哪儿上,你家那房子学区的T大附小可是挤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