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手下败将

孟德的小公主
穆氏集团,位于松城经济中心的最中心位置,在高楼林立之间,也是最高的那一幢。如今,穆氏集团当家人——穆至森,此时正站在他那间几乎要耸入云霄的办公室里,隔着大大的落地窗玻璃,望着楼底下川流不息的车辆,手心不断地冒汗。他并不畏高,却在今日感到莫名的焦躁。例行的晨会刚开到一半,便被他叫停了。桌上的咖啡,秘书换了三次,他都没想起来要喝上一口。一上午,只是这么一直站着,从不安变得更加不安。尤其当司机小邵敲门进来时,他的这种不安瞬间就到达了顶峰。“穆总,行李箱我送到了。”自认为顺利完成任务的小邵站在他身后平静地汇报道。穆至森抬手松了松颈间的领带,略带小心地问道:“她……说了什么没有?”“哦……”小邵回想了一下,而后一字不漏地如实作答:“余小姐说,穆总不要的东西扔了就好,不必这样麻烦。”穆至森皱了皱眉,心中不快,“然后呢?东西她看了吗?”“啊?”小邵愣了愣,不知该如何回答。“问你话呢。”穆至森急躁地转过身质问道。跟了穆总三年,小邵还极少看他像现在这样有过急眼的时候,遇见再大的事儿他也顶多是冷着脸不说话,可今儿这是怎么了?摸不清状况的小邵出了一脑门子的汗,“没……她没看,就给扔了……”“扔了?!”穆至森脑袋轰地一下像炸开了一样。刚刚那种不安、焦躁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人丢入谷底的落寞,他攥了攥手,依旧不死心,“扔了……里面的东西……看也没看?”小邵抹了抹额前的汗,弱弱地点头。穆至森喉头滚动了一下,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半晌开不了口。最后他精疲力竭地挥了一下手,小邵便逃也似的离开这间冷冰冰的办公室。穆至森的额头,抵在那面巨大的玻璃窗上,眼皮之下如蝼蚁般忙碌的车流穿梭不息,看得久了,人便晕眩起来,而无力感也正悄声无息地向他袭来……从过去到现在,自己在那个女人面前,活得一点赢面都没有。“手下败将”这个词,就像她故意安在他身上一样,无论如何也摘不掉……*“铃铃铃——铃铃铃——”余知欢用枕头夹住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