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厌厌 · 上

久辞
01 厌厌 · 上答辩时有个学生太紧张出了纰漏,耽误不少时间,等整个答辩结束已过下午三点。谢渺匆匆往南校门赶,一边快走一边给表妹容昭打电话。C大所在的经开区还处在开发阶段,大搞建设但人烟稀少,其中又以C大所在的大学城最为偏僻。平时她住在学校附近的公寓,回城就自己开车,不过上周来玩的容昭把车开走了。今天谢家老先生七十大寿,容昭答应开车来接她,约在南门碰头。电话接通,容昭还在造型工作室The_Venus做头发,说着自己早已安排好一切就挂了电话。谢渺无奈,只得继续往约好的南门去。六月正是天朗气清的好时候,有三三两两的学生从南校门出入。虽然已经许久未见,谢渺还是一眼便认出立在路边的容珏。他穿一身黑色西装,身形挺拔,比旁边路过的学生抢眼许多,谢渺愣了几秒才想到他可能就是容昭说的“安排”。容珏好像察觉了她的视线,抬眼看过来,顺势将前一秒还认真看着的手机收进掌心。两人目光对上,谢渺瞧着他平静的模样,紧了紧捏着手提袋的五指,朝他走了过去。因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容昭的“安排”,为防自作多情,谢渺停在三尺外浅笑着喊一声:“三哥。”这是极好的距离,不远不近,不疏离也谈不上亲密,是恰恰好的试探。容谢两家是世交又是姻亲,容珏是容昭的三堂兄,谢渺跟着叫的这声三哥他自然应得。容珏神色未变,仍如古井无波,颔首算是应了她的招呼。他侧身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冲谢渺道:“走吧。”简单的行动揭晓事实,不用再绕更多圈子也不用尴尬。谢渺并未多客气,弯腰钻进车内,容珏关上车门往驾驶座绕,她低头系安全带时蓦地觉得容珏肯定一眼就看穿了她低端的试探。她暗暗咋舌,那人已坐到她身侧发动车子。车内安静,谢渺端正坐着,仪态标准得无从挑剔。车行驶过隧洞时车窗上印下两人倒影,她不着痕迹地抿唇,随后笑着开口:“没想到昭昭是叫了三哥来,麻烦三哥了。”“我刚好在这边上班。”他专注路况,双手掌着方向盘,视线并未有片刻倾斜,言下之意却是自己刚好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