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往后的日子长着呢

陈六羡
延庆殿内,药香缭绕,地龙火热。自从萧砚回宫后,太后每日都要来延庆殿,亲眼看着他把药服下,才肯放下心来。药过于苦涩,萧砚拧着眉宇把最后一口药汤喝下,才把药碗递给谢荷。太后仍立在床前,由竹姑姑搀着,动也不动,如一座无形的大山压下来。萧砚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头认错道:“让母后担忧,儿臣不孝。”太后神情凝重,凤目盈满忧色,直揪着心:“你的确是不孝。”“母后……”太后是真怒了,才会直言不讳说这么重的话。她一个眼神示意,让其他人都出去。直到只剩下她们母子二人,太后仍未移动半步,酝酿了许久的怒气,全然爆发了出来:“让皇后怀上诚王的孩子,你是怎么想的!”萧砚错愕地抬头:“母后知道了?”“你为何如此糊涂,纵容自己后宫发生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听到他间接承认了自己的猜测,太后一瞬间急火攻心,身体摇摇欲坠,眼见就要往后仰去,萧砚下床去扶,被太后甩开,愧疚又倔强地立在一旁,无所适从。“你倒是说说看,这事要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