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血色婚礼(一)

冯时安
【你毁我婚姻,我让你不得好死!】 有人……害怕当众发言吗?不,不止是害怕,是深深恐惧。浑身发冷、肢体僵硬,如坠冰窖;嗓子发紧、呼吸沉重,宛若被人扼住喉咙。纵使脑海中把网上看到的各种应对紧张情绪的方法,都飞速试了个遍,也丝毫不能阻断从精神到身体的不自主反应。 这就是许蔚然现在的状态。许蔚然这人吧,平时总一派随和淡然乐呵呵,让她干啥啥都行的性子,情绪颇为稳定自持,言谈实属能说会道。却唯独有两样东西让她极为跳脚不淡定,首当其冲是虫子,但这是多数姑娘的通病,不提也罢。第二就是当众发言,乃是她心中至暗阴影。比如此刻,她觉得自己宁愿手握三条,不,三十条蠕动小虫子,也不愿上台致辞三分钟。她深吸一口气,从婚礼台等候区的阴凉处,向外迈了两步,让初春柔和的阳光可以洒在身上。而后抬手挡了挡眼睛照到亮光的不适感,目光炯炯锁定今日主角——新娘冯潇潇,幻想她能放自己一马,换个伴娘代表上台致辞。冯潇潇这场婚礼,可以说是盛大而精心,不仅是金钱上的大手笔,更是心力上的大投入。婚礼环节兼备,内容丰富多彩,还有点不按常理出牌的有趣。春日好天气搭配场地好景致,阳光铺洒草坪,微风轻拂柔纱,美景美酒美人,真可谓——“在最美的日子,结最浪漫的婚”了。好在尽管流程繁杂,一切环节都进行得丝滑顺畅,场面温情,宾客尽欢。双方父母致辞结束,只剩伴郎、伴娘团的表演与致辞,再由一对新人举杯致谢,就可以前往奢华尊贵的宴会厅开餐了。“这么美好的婚礼,任谁都不该发挥失常,损毁或拉低其格调一丁半点。”许蔚然心里这么想着,抬头看到几位高质量男性伴郎团在礼台站定,更是浑身抖如筛糠,脸色白如霜糖。只怕自己一会儿发言尴了尬、冷了场、破了局,成了毁损或拉低婚礼格调的罪魁祸首。“我去。你这不是要上台致辞,是去英勇就义吧?”一袭黑色长尾主纱的冯潇潇,刚挽着她爸妈走下台,便飒然提起裙摆,两大步迈到许蔚然面前,憋着笑捏了捏她右手,夸张地调侃道:“许蔚然,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