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放学后

薛菲力
乐乐问我:妈妈,你们是不是都很羡慕老师啊。你看她才28岁,能管住你们这么多年纪比她大很多的家长。残余的阳光缀在白沙发边的绿植上,我正“葛优躺”,在沙发上刷微信。娃和我一起凑着头,看到班级群里,班主任钱老师甩出一条义正辞严的告示,或者说,是必须回答的命令:“今天年级做了一个课外班小调查,看看孩子们课余时间都报了什么样的兴趣班。结果令人震惊!大多数同学都至少报了三四个语数英的培训班,少部分同学加上乐器、体育项目等有五六个培训班。最多的一位同学一个星期内一共有9个培训班!几乎每天放学就直接进培训班,周末更是上午、下午、晚上各一个。请家长们考虑到孩子的身心健康,合理报班!”之所以发起这个调查,是因为最近班上频频有孩子上课睡觉;此外,学校里组织的周末亲子游园活动,竟然没有人报名。学校很受伤。我好奇地问乐乐:9个班?哪9个?对我能想到的“嫌犯”,立马展开脑电波扫描:两个奥数,小提琴,钢琴,语文阅读理解,英文新概念,英文口语,一个棋牌,撑死了我的想象力,我也只凑出8个。你可能会疑惑,为什么会有两个奥数?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以前上海的奥数杯赛有4个,分别由两大民办教育机构“思而学”和“四时”举办。有进取心的家长会在这个两个机构都报班,地毯式补课,一道题都不能少。如今小学与初中的奥数杯赛全部被禁止,有进取心的家长报两个班的习惯依然保留了下来,据说图的是机构的进度不一样、题型不一样,还有,重点来了,与重点初中的网络关系也不一样。乐乐抱住我的脖子说:妈妈我觉得你挺好的。我们只报了四个班,一个奥数,一个英语,剩下的画画和桥牌,是她自己要上的。不过她很关心我怎么回复老师,反复问我:你回吗?你回吗?我冲她挤了挤眼:等大家都回了,我混在中间拷贝粘贴一个。懂。她也对我挤了个眼:我玩一会儿哦。虽然她才只有十岁,有一天已经跟我讨论过“情商”问题。在她看来,我的“混在中间拷贝粘贴”的打算,算是过了她认为的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