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替身

小格
“小吴小吴,这儿呢。”电话里的声音终于和现实中的声音合为一体。吴花果站在停车场正中,隔着一排黑色商务车远远看见毛维瞻左手提摄影机,电话用右肩夹在耳侧,手臂因为吃力挺得笔直,只剩一只可以动弹的手如同帕金森患者那般不停抖动用以召唤她。她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连个应答词都嫌费力,于是径直将手机揣进牛仔裤屁股口袋,仰头朝天用力喘上几口,再次加速跑向运动场入口老毛的位置。“证件。”隔一道安检门,保安丝毫不理会面前几乎要抱头痛哭的两人,表情正经的像人工智能。“哦哦哦。”老毛说着递过手里的胸牌,“小哥,我们是最赛事的,这是我们频道记者。堵车,对,堵车来晚了。”“这是你?”保安上下打量一遍吴花果,又看看手里的胸牌上白底彩色照片,面露疑色。“整过。”吴花果抹着大汗,煞有介事地挺挺胸,“假体都差点儿跑掉了。”人工智能皱起眉头,“可我刚才听他叫你小吴啊……”证件上的名字是马楚雯。吴花果一把夺过胸牌,“我姓马,外号叫小吴。”不等对方反应向前两步,迅速将手机丢到安检筐里,扬起手臂示意女安检员检查。不远处观众席出口说话声渐大,老毛回头扫一眼又转过来,“坏了,散场了。”安检团队几人对个眼神,女安检员手下这才开始有动作。和平日比起来,吴花果确信她检查胸部的手劲轻了很多——毕竟碰掉价值连城的“假体”后果不堪设想。见保安小哥还盯着自己皱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演全套,“姐,我鼻子没歪吧?”女安检员打量一番认真点头,“特别正。”“得咧。”吴花果顺利通关,拿上手机拽起老毛就往场内跑,边跑边抱怨,“我货真价实的真脸,没了。”“这时候要什么脸啊。”老毛已过不惑,体力自然不比二十郎当岁的姑娘。加之手里提着器材,此时额头汗珠如水帘扑落惹得睁不开眼。吴花果见他跟不上停下脚步,喘着粗气问,“雯子到底什么情况?”老毛侧头借助短袖T恤蹭汗,“好像是急性阑尾炎,送医院了。”“现场呢?”“总分2比1,冠军叫钟世,海外华人,这是他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