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们与爱的距离(1)

陈一岚
“我保证,冬天一过我就去驾校报道。”莳莳接过运祁递过来的第三杯咖啡空罐子。运祁没说话,有气无力应一声,对着身旁这个始作俑者,他没什么可说的。她又拉开一罐,递给他,他摆手。“真的不要?”她歪头问。这话没什么不对,可让说着听着的两人,都愣了愣。——“真的不要?”昨天被扑在床上,手脚脱了力的莳莳,趁着两人喘息的机会,突然反客为主,手脚并用攀在他身上,问出了这句话。因为,她尝试了很多次,企图解开他衬衫的纽扣未果。运祁抬手覆在眼睛上,她盯住他的那双眼,太迷惑,像夜的精灵,能吸纳清明理智的精灵,能让人甘愿双手奉上一切的精灵。她拿开他的手臂,吻了吻他的眼睛。“不要吃点什么?”他认真而真诚地问,让莳莳说不出那句‘吃你不就好了’,脑子里自动弹出这句话她也着实一惊。要怪只能怪庄晓梦对她的科普教育有些恶俗。她撑起身子,远离他胸膛,用同样认真而真诚的态度回:“所以,你能忍受我吃了关东煮的味道,又来吻你?”毫无疑问,运祁的回答是,摇头。你看,郎心无意。但她的确饿了。吃下三粒鱼丸,她咬住竹签短暂发呆,在想,这真是个体力活。如果真枪实弹,那她是不是可以吞下一头牛。那样的话,还是算了。酒店房间里不能‘大变活牛’,而在夜深人静独自忍受饥饿辗转反侧的滋味她不想独自吞下。雨幕沁过的落地窗,运祁的侧影落在上面,小银幕的光照亮他的脸,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闲心玩手机。真羡慕。莳莳无意识搅动被捞尽的汤底,奶白色的小漩涡,吞掉她乱七八糟的情绪。而她不知道,那个人的闲心,是在一字一句默念手机屏上的《心经》。念完一遍再抬眼,她呼吸已沉而缓慢。真羡慕。他按按酸胀的双眼,锁屏。据说,人在饱腹后,血液涌入胃部消化食物,大脑会犯困。所以,他要不要也找些吃的。“…巧克力要吗?”入眼是一条士力架,包装被拨开,露出巧克力包裹的外壳。运祁咬了一口,甜到发腻。“不喜欢?”“太甜。”“那再忍忍,快到家了。”运祁空出一只手,在中控屏幕上拨出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