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迷失 第一章

金晓
接到我妈电话我把客人丢在草原上,开车着直奔赤峰火车站,把车丢在停车场,带着背包上了开往大连的的火车。我妈说姥姥快不行了,现在硬挺着,在电话里我妈没有我想象的悲伤,反而在说别人家的事情,等我到了大连,出了火车站,我表弟开着车接我,到了医院,姥姥只剩最后一口气,在见到我之后她的嘴角动了一下,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就像我妈在电话里和我说的一样,只是为了看我最后一眼,然后她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大家走出医院,因为一路匆忙完全没在意大连的温度比赤峰要高十度,我穿着皮夹克,里面套着毛衣,身上的汗已经湿透了,我把皮夹克脱了下来,坐在医院的花坛边上抽着烟。我妈和我两个姨在还有大舅和专业的殡葬一条龙服务的公司人员讨价还价,气氛和商业谈判差不多,最后加加减减将需要他们做的事情写在合同里,我妈在上面签了字,服务公司的人把合同放进包里,熟练专业的向死者家属鞠了一躬,开着他的福特翼虎离开了。接下来是他们兄妹之间关于姥姥墓地费用分摊的事情,他们都等着我妈说话,与刚才悲伤的情绪有所不同的时,大家希望这件事情赶紧结束。我妈也没有啰嗦,告他们我两个姨和大舅,她拿一半钱,他们三个人负责另一半,这个结果比较符合他们的想法,也就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等他们也都走了,我妈才和我说话。在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她的表情一直很平静,这时我看到她眼角有些湿润。我把烟掐掉,把我妈搂在怀里。她忍不住的哭出声来。在医院门口路边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到我姥姥生前住的房子,现在属于我妈的,这也是我那两个姨和大舅对姥姥后事漠不关心的主要原因,我爸坐在客厅里抽着烟,见我也来了,递给我一支,我们爷俩就在并排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一会儿工夫屋里都是烟。“早上吃了吗?”爸问我。“在火车上吃了。”我回答道。“热水器插上了,去洗个澡吧。”我把烟按在烟灰缸里,往卫生间走去,这不是我们的家,但现在是我们的房子,在姥姥还没有去世之前,我们是客人,在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