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记忆的尽头 1

慕遥而寻
一股消毒水混合金属的味道,顺着呼吸在鼻腔中由淡转浓,意识也随着刺激缓缓苏醒。不过对身体的感知和控制,却似乎比冰块融化还要慢上几分,男人尝试了多次,才勉强睁开了有些黏粘的眼缝。雪白的天花板在一片恍惚中忽远忽近,嵌在栅格里的灯管模糊却刺眼,男人眯着眼睛适应了许久,四周的环境终于渐渐清晰了起来。一整块淡蓝色的布帘从吊顶的L形移轨直直垂下,将自己隔在了房间一角。右手边是挂着同样材质窗帘的铝合金窗,帘布合了大半,透过缝隙可以看到窗外槐树的小半个树冠,以及晕开在树后的一抹晚霞。这样看来,时间正处黄昏,而房间则应该是在这栋建筑的二楼不超过三楼,不过除此之外,男人便无法得到更多的信息了,只知道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之地。迟滞地将视线从窗外挪回,男人随即发现同样陌生的似乎还有自己的身体。四肢和躯干如同鬼压床般地拒绝着大脑的指令,而唯一可以活动的头部,也仿佛沉了个会滚动的铅球,稍一动弹,脑壳便被撞的胀痛难耐。这样的情况,让男人心底本能地窜起了一丝不安,不过此刻,他的脑海中更多的则是不解,对当下所有事情的不解。这是什么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为何会如此半死般地躺在这里......每多想一分,脑袋里便随之传来隐隐的刺痛,这阻止了男人进一步的思考。而与此同时,因为疼痛而紧皱的额头,也让他开始注意到了整个头部被纱布包裹的紧实感。等等。纱布,用于隔断的蓝色帘布,还有那挥之不去的消毒水味道......难道......难道,自己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紧张和恐惧,加速了神经的打通,男人忍着疼痛,弯曲脖颈,吃力地抬头往躺平的身体和床尾看去。很快,猜测便得到了验证。自己的左臂被散发着浓烈药味的蓝色夹板牢牢固定,一床洁白的被褥压着脚面叠放在床尾,正中刚好可以看到鲜明的红十字标以及“观音店乡卫生院”几个楷字。被褥上醒目的红字让男人有些发懵,他完全想不起自己和这个从来没听过的地名有着什么样的交集。不过包扎过的左臂,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