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无声的落巢 (大结局)

慕遥而寻
刚写下几个字,苗佳便将稿纸揉成一团,烦躁地扔进了垃圾筐。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还是习惯手写撰稿,然后再转誊到电脑上,笔尖与纸张间细微的摩擦触感,总能让她思如泉涌,可是这一次,她却完全不知该如何下笔。以前报道的案件,她都是以一个客观的旁观者身份进行着记录,可是这一次她自己却是身陷其中。无法落笔的原因之一,当然是父亲。父亲从小到大在她心中正直高大的形象,忽然就这么轰然倒塌,猝不及防。但是作为女儿,面对断壁残垣,她却依然难以释怀。而剩下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整个事情的结局。有了严慧雯的自白,孩子身份的谜底最终揭开,整个案件的最后一环也全都补上。可是她却总觉得那看似闭合的圆环,在最后接口处似乎还有着一道微乎其微的缺口。严慧雯悲惨而又无奈的经历,听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而这也给她为了保护莫莫,瞒着于东升偷梁换柱的行为做了最完美的注解。当然,这也是让同为单亲妈妈的姜楠能产生共情,最终达成谅解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于东升那晚为什么要拼了命去救姜楠母子的难题,也得到了最合理的解释。因为他一直都被蒙在鼓里,他真正要救的只是他认知中自己的儿子罢了。可是,关雪晴呢?于东升之后就从没想过替妻子报仇吗?因为身患绝症,为了让雯雯在他死后能够帮助照顾儿子,他就甘愿在杀妻仇人的血窝里继续呆了五年,然后和雯雯玩起了暧昧?别人有可能搞不清,但是当年帮于东升找了一个月妻子的苗佳,却再也清楚不过他对妻子的思念和感情。以她对于东升的了解,不可能就这么让妻子尸骨未知,死不瞑目。又反复写下,划掉,然后揉了好几团稿纸之后,苗佳搁笔出门,来到了公安大楼找王成。找王成的目的无非是想见见父亲,可是却被告知在审期间无法探监,要想见面,恐怕要一直等到开庭了。苗佳询问什么时候开庭,王成回答本来已经差不多要送检了,但是却有一处证词始终对不上,现在正在核实。之前万明有交待他让养殖场厂长几人将埋藏在猪圈下的关雪晴尸体换了地方,不过经过审讯,陈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