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下)年轻士兵和赵茗

萤灯
第四次就是她。“姓名。”“赵茗。”“照明?”登记的鬼差没忍住,笑了,“起名字谐音梗不扣钱啊?”“这不是有缘分吗,咱生来就是干提灯人的料。”鬼差被赵茗逗得直乐,可他看得清楚,那个小丫头在鬼差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他看着赵茗,试图从她脸上寻找她母亲的痕迹。如果不是那双眼睛,他很难相信这就是楚尘的孩子。在云子离开之后的第八十年三月零五天,他突然对暗无天日的地府生活产生了极大的厌倦,产生了通过魂飞魄散让自己从和冥的交易解脱出来的想法。他开始在阴阳两界寻找接班人和接班鬼。老白是最佳的鬼选,可惜他对尘世有着异常的倦恋,当年选择留在地府做鬼差也只是为了逃避喝孟婆汤。在磨砺老白的同时,他尝试培养过几个接班人,这些人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就是楚尘:天分极高,头脑清晰,懂得趋利避害,杀伐果断。然而楚尘太骄傲了,她打心底看不上阴曹地府,在完成了地府的试炼之后,以试炼成绩为投名状,向天庭提出了供职申请,并在忘川边同他留下了近乎宣战的话别之语:“世间大道皆为天道,地府杀原鬼、养私兵、操纵人间因果,天理难容。将军年事已高,还是少操心这些闲事,明哲保身为妙。待我登青云之时,定教地府收归天庭教化,还人间一片朗月河山。”十年之后,他等来的不是楚尘带着天兵陈兵忘川,而是她和不明族决裂、同赵夕结婚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