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这张脸,居然是个傻子

云步摇
三年五个月零十八天后的夜晚,穆彤躺在秦川怀里,对秦川说:“当时怎么能想得到?我们现在居然这样了!”原本穆彤不记得那天的具体日期,只记得是五月的一天。三年后,她知道那天是五月十五日,并且一辈子都忘不掉了。但是她一直都记得,那天是个大晴天。早上天气预报说,是近十年来北京同日气温最高的一天。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穆彤一大早就来了。刚来没多久,就在一个地摊上看到了那枚扳指。那是一枚清代和田白玉扳指,玉质洁白温润。最让她心动的是那扳指上的两个黑点,就像书法家不小心滴落在宣纸上的两滴墨汁。她为了这枚扳指,已经在大太阳底下,跟摆地摊的老李斗智斗勇一上午了。最终从五千元砍到了三千元。其实对这枚扳指来说,五千元的价格并不高,但穆彤的师傅说了,“古玩行里,砍价是对东西和货主最基本的尊重!”何况穆彤的钱包里一共就只有五千两百元。就在穆彤刚把钱包从背包里拿出来时,突然感觉一阵清风拂过她被太阳晒了一上午的后脖颈,使她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接着,一个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在穆彤的头顶响起,“老板,看一下您手上的扳指。”穆彤闻声猛一转头,见那人已经把那扳指拿在手上了。“这个我已经买了。”穆彤说着把钱递给老李。老李冷着脸,先瞥了一眼穆彤手里的钱,转头就满脸堆笑,眉飞色舞地对那人说:“这扳指五千,清代和田玉,羊脂白玉,您看,多白……这可是好东西啊。”穆彤心下一急,提高了嗓门,“诶?老板,咱们可是已经谈好价了。”又把手中的三十张粉红色钞票往老李面前递了递。“小姑娘,你给这价太低了,我这赔钱嘞。”老李说完不理穆彤了,眼里冒着光继续盯着那人。“不能这样呀!咱们已经谈好了。”穆彤皱着眉大声说,又转头看着那人手上的扳指,恨不得从他手上抢过来。只见那人正用他那修长的手指摩挲着那扳指,他也注意到这枚白玉扳指上的两个黑点,大的像黑豆那么大,小的也有红豆大小。多数人会觉得这两个黑点是瑕疵,但他却很喜欢。“我出四千!”那人暼了一眼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