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得很近,却又隔得很远(1)

盐水冰棍
二零一八年六月末。许莱成绩不好,发挥好时分数能过个一本线,但高考的时候,她考得不能再烂,分数仅达到了本科线。家里还是走了以前的打算,商量着送许莱出国。许莱不是很愿意,因为她想和陈思遇一起上大学。陈思遇是许莱高中就喜欢的人,也是许莱的男朋友。他是老师眼里典型的坏学生,可在许莱的眼里他却好得不能再好。两人成绩差不多,高考前约定好一起去A市读书。成绩出来时,许莱哭了,她这个分数只能在本市念个二本,如果去A市,她可能要去读个专科学校了。家里面让她出国,但她打算复读。在她把这个消息告诉陈思遇时,他只是冷淡地敷衍了几句,接着挂了电话。随后她收到了陈思遇的微信消息。“许莱,我们分手吧。”许莱的那句“不要”刚刚发送,伴随消息显示的红点提醒着她,她已经被他拉黑。电话也是。分手第二天,陈思遇和陆嫣在一起的消息轰炸了整个年级群。不仅因为陈思遇和陆嫣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更是因为陆嫣是高考状元陈魏的女朋友,而陈思遇的女朋友在前一天还是普普通通的许莱。许莱看着年级群里两人身穿校服的合照。她很伤心,又觉得很丢脸。于是,她答应了父母出国的建议。分手第三天,许莱一早便去了机场。她坐在候机室候机,有些不甘心地刷着微信。又有一个消息轰炸了年级群。陈魏出意外了,在陆嫣家附近的跨海大桥,他乘坐的出租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还没等许莱作出反应,广播通知要登机了。分手一个月。高中时,同学们说她追着陈思遇跑,但是没人知道是陈思遇先给她送的情书。情书整整三页,句句恳切。要不是她亲眼看见陈思遇将情书放在她的书桌上,她都要怀疑这封情书到底是不是陈思遇写的。直到现在,许莱还记得那封情书里最后一句话。“想把爱意传达给风,风铃吹响,送给你听。”许莱换了号码,没再关注与陈思遇有关的消息。她在美国不太适应,不只是语言问题,还有身体因素。或许是水土不服,她这一个月内总是生病,去医院做客的次数不计其数。她今晚又发烧了,室友约会还没回来,她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