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考试(1)

夏至
5月的湾区市,已经很热了。是那种无处躲藏、饱含湿气的热,太阳赤裸裸地发出强劲的光和热,一点都不惜力,完全是买25强行送10的态势,让人全方位感受它的热情,不停地渗出的汗液密布每一寸皮肤,但又挥发不了,仿佛浑身涂了蜗牛黏液,敷面膜那种,只是带了咸味。太阳下,人几乎没有影子,影子都踩在自己脚下。自然地,也没有什么高楼大厦的影子可以供行人遮阴躲一躲 。江一凌坐在出租车后座,隔几分钟就看一次手表,好几次想开口催司机快点,然而还是忍住没有说出来。按说周末的中午时分并不是道路最繁忙的时段,可今天怎么堵得像肠梗阻似的?又气又急的她随便拿了本书当扇子,毫无章法地乱扇一气。司机显然看懂了她的情绪,不慌不忙地说,“放心,来得及的。”江一凌并不放心,眼看着离目的地还有两百米的样子,整条路直接堵死不动了。“师傅,我在这里下车就行了。”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扫码付款后,她拉着巨大的行李箱下车了。中午12点是个精神状态微妙的时段,平时是吃午饭放松的当口,今天却要打起精神进考场。全国一级注册建筑师考试停考了两年,这次恢复考试,参加考试的人特别多,考场所在学校干脆禁止考生车辆进入,在门外拦住一切车辆。于是,校门外广场乱成一锅粥,送考的私家车、出租车、小电驴还有行人混杂在一起缓慢蠕动,再加上派发各种辅导班广告的人,乱得如同搅成一团的猪下水,又似穿越到了印度市区上班高峰期。大设计开考时间渐近,考生们提着大包小包汇成一波波潮水缓缓涌入大楼,拥挤状况仿佛春运期间的高铁站。江一凌拉着四轮行李箱,是人潮中的一颗水珠,纯黑的水珠。她,跑鞋牛仔裤T恤加棒球帽斜挎包连同行李箱,全黑,大号行李箱收纳所有的作图工具:画板和各种工具。那些笔、橡皮、尺子用笔袋或盒子分门别类装好,行李箱推着走也不会清零哐啷地响。人群中也有些个性化选手,徒手抱着大画板,肩膀上的帆布袋子被里面乱七八糟的工具撑出各种奇奇怪怪的形状,他们一边冒着热汗急急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