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五月的天(1)

陈一岚
于青葭从未想过会再见到陈啸桐,在时隔八年之后,隔着手机屏幕。那天,是王豌的餐厅开业,他们班一群老同学聚在一起,举杯忆青春,酒酣耳热之后谈及她,都纷纷问是不是她去了国外,就觉得外头的月亮比家里圆,不认他们这群老同学了。“什么呀,”王豌替她鸣不平,“咱今天喝的酒就是青葭赞助的,专门挑的08年的长相思。知道为什么是08年么?”“知道知道,奥运嘛。”有人大着舌头说。王豌转一下眼珠,就没指望他们这帮直男会猜到,“除了奥运,还是我们高中入学的年份。”老同学们听了之后纷纷恍然大悟点头称赞,说玩情怀还得看语文课代表的,起哄着既然不能当面道谢那也应该隔空喊个话。视频通话就是那时候进来的。青葭正在实验一款新的蛋糕,榛子粉混杏仁粉做蛋糕胚,夹层是榛子穆斯林奶油,她手上都沾满面糊,急急忙忙接通视频又调整镜头,面粉糊在上手机屏上,将王豌那张脸弄成了大花脸。“看看都是谁?”王豌拿着手机转圈,那一张张脸就更模糊了。听着大家此起彼伏的“语文课代表好”,青葭觉得很是亲切,这称呼有好多年没听见有人叫了。然而,画面太模糊,青葭分不清谁是谁只好含糊着问好,反正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估计此时无论她说什么他们都只是耳朵里转一圈又原封不动送出来。陈啸桐那张脸就是在这个时候入镜的。她原本以为,他不会去的,不会再想与跟她有关的人有过多交集,却没有想到他就这么突然撞进她眼中,即使那边灯光昏暗画面模糊,她还是一眼认了出来。一群人在闹,在笑,他独坐长桌的最边角,安安静静捏一瓶啤酒,局外人一般,那样子几乎没变。本来肤色就黑得跟块碳似的,却偏偏老爱穿一身黑。以前,青葭总说他放到夜幕里都找不到人,只有一笑起来看见一口大白牙才知道人在哪。可偏偏他还老不爱笑。“语文课代表说话就这水平?”他挑着眼问,那双因为肤色黑,反而衬得更加明亮的眼仁一闪一闪的。他也不爱说话,但只要开口就特呛人。青葭有时说不过他,生气就爱揪他衣服下摆,所以他的T恤老是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