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布局(01)

曈暖
01 有预谋的代驾庄静做代驾得有一个多月了。没有平台、没有管制,说白了,就是开hei车。把车往小区门口一停,出门的人都懂。早起生意好,都是些赶着去搭地铁的白领;运气好的,还能赶上着急去远地儿的,价格有商有量的也好说;再走大运的就是被人包下来,长年累月地给人开车,稳定又省心。晚上六点,高峰来临,路面车流像被柏油从地底下伸出的无数触角给牢牢粘住一样,奋力挣扎着向前爬行,迟缓且粘滞。庄静就跟在车流中。她只做白班,奔波了一天,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放心喘口气。身前身后是四四方方的车盒子,右手边是一辆挨一辆的电动车,开车的人双脚撑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见缝插针地往前窜一点是一点;再往边上是人行道上站着的各式各样的人,打出租的、搭公交的、等着穿马路的……街上满满当当的都是人。她被包围在马路中间,很安心。推上墨镜,她揉揉太阳穴,喘气的同时有种说不出的庆幸与满足。被困住的不止她一人,还有上下班的许多人;她也没有被遗弃,还在跟着社会一同运转。这就是上海一条寻常不过的马路,唯一特别的是至今还留着一条货运火车轨道,由北至南横穿而过,在马路上撕开一条口子,轨枕就是缝线的针脚。“铃铃当当”的警报声拉起,大家全都默契地摁下暂停键,两眼茫茫地等着火车经过。庄静挂上空挡,突然听有人砰砰敲车窗,随即后门被一把拉开,接着是一声粗噶的大嗓门。“去幸福路上的星巴兄咖啡馆。”庄静一惊,忙推下墨镜,别过下巴,朝后面人说:“我这不是出租车。”那人可不管,自顾自地关上车门,在座位上挪着屁股调整位置,纳闷儿道:“不是?怎么不是?外壳绿油油的,看着可不就是出租车。”庄静开的是一辆06款老捷达,是她丈夫前几年为着复古情怀收购的二手车。买的那年,她丈夫很是花费了一番时间和精力去改装升级,末了,还特地喷了一身蒂芙尼蓝车漆,说是这颜色清新又别致,美国佬的老爷车都流行这色。蒂芙尼可是国际大品牌,专做奢侈珠宝的,蒂芙尼蓝就是人家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