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发钱了

阿宴
从高速路下来一路向普光镇开去,哪怕依赖导航,也让覃粒感觉陌生,因为普光前几年发现了全国最大的气田,现在已完全变了模样。柏油乡村公路旁边,爷爷奶奶曾经居住过的老房子,如今已经被围起了高高的铁丝网,硕大的警示牌写着“请勿翻越”。里面一排排的红平房,正是普光气田的员工宿舍。自大学毕业后,覃粒已经六七年没有回过爸爸的老家,这次她妈张润娟猛打了好几个电话,非催她回普光一趟。车子刚行驶进普光镇的桥上就走不动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后,红色的碎纸屑打到了挡风玻璃上。只要过了桥拐个弯儿就到了大伯的家,结果前面放鞭炮的人没完没了, 覃粒还以为是哪家结婚或者办寿宴。趴着往前看了看,进镇的入口处架了个两米多高的桁架,红底黄字写着:普光镇气田占地补偿款全部发放啦!牌子下面还有一个十来人的锣鼓队,领头的男人喜笑颜开地举了个用毛笔字写的牌子,言简意赅就三个字:发钱了!车子挪一步等几分钟,十分磨人。不少司机摇下了车窗,就那样与亲戚或者相识交谈着。突然覃粒电话响了起来,刚看清“覃菲儿”三个字,还没来得及接就被对方挂断。随即就听见车窗“咚咚咚”的被敲响,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圆脸女生正贴在车玻璃上往里看。覃粒刚摇下车窗,覃菲儿已经绕到了另一边,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你大哥还担心你找不到路,我就说你肯定被堵在镇子口了,一看果然是。”覃菲儿不知道是太阳晒的,还是兴奋,脸微红,水光十足。覃粒摆起了长辈的架子:“这么久没见,都不知道叫人啊?”“小姑姑~姑姑姑姑咕咕咕咕~”覃菲儿故意重复着,声音越来越大,像一只鸽子精。直到覃粒拉了手刹,捂住她的嘴才算消停。看见前面硕大的桁架,覃粒笑着指了指:“难怪一进普光,所有人都跟发钱似的高兴,原来真的在发钱!只是,在镇子口分钱也不怕被抢啊?”“拆迁款大多数都是打到大家的银行卡里的,只有几户人家为了给记者拍照领的现金,这个桁架就是用来拍照的。镇子上的人臭显摆,给搬到大路上。”覃菲儿是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