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你要是残废了,我就照顾你一辈子

陆雾
0律师事务所的会客室是铺着地毯的,桌上摆着个‘请勿吸烟’的警示牌。杜秋就盯着这牌子抽烟,还让沈律师拿了个烟灰缸,搁在旁边。叶春彦坐在她对角线的位置,时不时用余光瞄她。他是个欲要成为她前夫却不得的男人,这已经是第三次来见离婚律师了。他道:“你能不能面对现实?我们分居超过半年了。”杜秋夹着烟,笑道:“分居不代表感情破裂。”“那怎样才算是感情破裂?你要怎么样才能放我走?”“别激动啊,你一直是个很冷静的人,激动证明你在意,在意证明我们的感情没有破裂。你还在乎我。”她朝旁边的律师使了个眼色,似笑非笑道:“沈律师,你觉得我们的感情破裂了吗?”“我认为两位的婚姻还是有挽回的余地。叶先生,我建议你再考虑一下。”沈律师个子不高,因为发福而显得格外稳重。在这剑拔弩张的氛围里,他难自持地流着汗。 他做这一行已经有十五年了,眼前是前所未见的局面,一切都是颠倒着来的。没有家暴,没有出轨,没有财产纷争,极纯粹的感情问题,这个时代少有。丈夫说无法忍受妻子,连她万贯家财都动摇不了决心,他只是一味地要走。妻子自然不同意,连哄带骗,威逼利诱,哪怕用黄金打出一只金鸟笼,也要把他当孔雀关进去,只为她一人开屏。杜秋道:“你看,律师都这么说。”叶春彦扶着额头,完全是无可奈何,“律师这么说,因为你付了八十万给他。你花了这么多钱,就只是让他给你拿烟灰缸,然后让我们过来吸你的二手烟,吸到肺癌。”“是嘛,我不记得了,那表明这钱花得很值。你说呢?”“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别这么不高兴,春彦。仔细想想这一切都不是你先开始的?”杜秋叹了口气,在烟灰缸里按熄烟头,“如果你没有开车撞到树上,不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吗? 那棵树知道我们分手,都会流泪的。”1叶春彦从昏迷中醒来,先是尝到嘴里血的锈味,然后才看见左手的伤口。手被挡风玻璃的碎片刺中了,血流到袖口。他起先以为自己要残废,弯了弯手指倒还算灵活。伤得不厉害,只是看着吓人罢了。他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