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女主角

烟夏
冷晚给自己泡了杯浓茶,沸腾的水冲入茶杯里,茶叶被激活唤醒,它们盘旋展开,争相妖娆的舞蹈着,接踵而至的浓郁茶香味宣告它们的舞台就此拉开序幕,只是窗外已是那般的夜色撩人,浓烈的茶香企图喧宾夺主的霸道气势显然敌意太重。冷晚把杯子搁在窗台上,背靠着窗外的夜她环视着工作室里的每个角落,她明天上午一早就得搬走了,紧接着下午就有新的租客要搬进来,她在这里整整租了7年,业主突然提出大幅加价。双方非但没有谈拢还闹的相当不愉快,业主只给了她一个星期的时间让她搬走,在过去的七天里她要找新的工作室,打包,给客户打电话更改地址,发出去的广告也得改,焦头烂额的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狼狈不堪,这般的仓促不仅抵消了她对这里的不舍更添了许多的恶心,如果可以她宁愿今天晚上连夜搬走。看了看手表离十点还差一小会儿了,冷晚从地上拿起一个小号的纸箱把她自己私人物品整理了下。电梯门打开,李言看了看手机,9点45分,刚踏出电梯门,走廊的灯就全熄灭了。只靠泛着微微绿的应急指示灯照亮大理石地面。他也不是第一次在这个点来接冷晚了,却还是每次都忍不住吐槽这里的业主总在这个不是整点的时候把公共区域的熄灭。走到冷晚工作室的门前,工作室的灯全暗了,李言心里默念道:该不是明天要搬走今天就拉电闸了吧?冷晚还在收拾,没有注意到门外的李言。李言看着冷晚的背影心里不由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才默默嘀咕了没几句,冷晚突然一个转身在玻璃门内毫无表情的看着他,黑暗中的她手提着刀,应和着走廊上的那些绿光,李言身不由己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冷晚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把手上的刀放到了纸箱里,她捧着纸箱推门出来,“不是说在楼下等吗?”李言这才彻底缓过神来,“我看走廊灯又到快熄的时间了,我觉得还是上来接你比较好。”李言伸出手,“那纸箱给我,我来拿吧。”“不用,不沉。”李言没收回手,“拿来吧,哪里有让一个女人拿东西的。”几句话的功夫他们已经走到电梯前,“里面有刀,我前几天刚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