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只洲
文/一只洲【01】翁乔敏出了律所,风衣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两下,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拿,与此同时,几位同事路过,其中一位男人问她:“小敏啊,我们刚刚说要去吃烧烤,你要一块去吗?哥买了新车,载你们去潇洒!”“那个……”翁乔敏的手被手机屏幕冰了一下,她嘴里刚要说出拒绝的话,另一位女同事就道:“周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小敏每天十点半就睡觉了。”那个叫周哥的人低头看了看手表,“卧槽,快八点半了!”说着,他又抬头问翁乔敏:“你真的十点半睡觉啊?”翁乔敏摇头,顺口说了句:“谢谢周哥,我不去。”周哥一脸惊讶,“你怎么这么老年人啊,十点半你睡得着啊!”旁边的女人正要说两句打趣翁乔敏的话,结果刚开口,到嘴边的话就被眼前这人连续的手机震动声给堵了回去。接着,一群人用诧异的目光锁定翁乔敏的手机,就差把“有情况”这三个字加一个问号写在脸上了。兰姐咽了咽,压不住心里的好奇,问:“小敏啊,是谁给你发信息啊?”她一边说一边瞄,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贴到人家的手机边上去获取一线情报。翁乔敏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词是“朋友”,结果顿了一下,最后回答:“同学。”周哥在万花丛中混久了,人也变得有些八卦,他跟兰姐两人伸着脖子,就像动物园里等待游客投喂的长颈鹿。周哥问:“男的还是女的啊?什么同学啊?”显然,比起同学不同学什么的,周哥更关心前面那个问题。“高中同学,男的。”翁乔敏一边回复林序发来的信息,一边应付眼前这群人。这十几人里,除了翁乔敏,其他人不是有家属,就是有结婚对象了,所以他们对翁乔敏的终身大事格外上心,就差把自己的某某亲戚介绍给她认识了,好来个亲上加亲。对于兰姐来说,只要是差不多年纪的一男一女,她就能在大脑里给他们牵线。翁乔敏倒是对这件事不紧张,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对周哥他们说:“哥,姐,我有事,先走了。”兰姐眼睁睁地看着翁乔敏走远,操心得像个妈一样对周哥说:“这事能成。”周哥此时像个爹,拍了拍兰姐的肩膀后“嗯”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