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泡橘
“黄姐,访谈最后加了两个问题,您这边要再看看吗?”黄幼丝对镜最后整理自己的妆容。她用青灰色的眉笔画了又细又弯的眉毛,从包里绝版的suqqu桃红色腮红。什么“黄姐”?!她对着化妆镜翻了个白眼,把人晾了好半天,才放下手上的腮红盒子,屈尊降贵地把眼珠子向门边扫过去。从门边探头进来的是个年轻人,剃着小平头,带了个黑框眼镜。这是张黄幼丝没有见过的生面孔。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这样想着,黄幼丝把注意力转回到镜子上。“黄姐……”那人又喊。黄幼丝从镜子里横了年轻人一眼,依旧不说话。鼻尖上的高光要重一点,这才会显得鼻头翘,适合她的小圆脸。除了鼻梁外,她又用出名难买的资生堂蓝色偏光高光扫过苹果肌。等做完了这些,这才漫不经心地问道:“加的问题是什么?之前不是说好了,怎么会临时加问题?”淡粉色的镜光唇釉似乎不太能压住场子,黄幼丝有些头疼地在化妆包里翻找片刻,最后选择了玫瑰豆沙色。不管怎么说,玫瑰豆沙色永远都不会在她脸上出错。确定了自己妆面的完美无瑕,黄幼丝起身,从这个年轻人手上抓过两张写满了字的纸。她不急着看增加的问题,反而质问面前的人:“怎么会突然加问题?你们平时都是怎么做采访的?”黄幼丝抢白时声音又细又尖,听起来很难受。年轻人尴尬地半鞠躬不住道歉,“是王姐他们之前漏了。”“那就是你们的问题了。”黄幼丝皱起眉头。“对不起,真不好意思。”“不是我这边的问题,”她不客气地说着“不加新问题”,同时把纸塞回了年轻人的手上。年轻人大概还想说什么,黄幼丝摆摆手,向着演播室走去。说是演播室也不太准确。过来做采访的是一个艺术公众号,他们准备的“演播室”不过是办公楼里的会客厅。“这是咱们目前最适宜的选择”,高远是这么说的,黄幼丝勉强能理解,是高远怕突然一下把自己推上台前……想到这儿,黄幼丝又不想去理解这次不够档次的采访了。高跟鞋落在地上会发出有节奏的声响。黄幼丝低头,白色尖头高跟鞋是前几天高远带她买的jimmy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