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萍水相逢

左畔
六点刚过,青灰色天幕悄然飘起疏落的雪。莫知微推着行李箱出门时,轻絮纷洒扬落,视线一片朦胧。她站在路旁,左右张望。这种天气,打车有点困难。划开打车软件约车,等了很久没有司机接单。正考虑要不要沿街走到主路上时,风雪中,一辆出租车意外驶了过来。她有些庆幸,连忙收起手机,推着行李箱走过去。车子在她前面停下,后座下来一个男人。男人穿着一件黑冲锋羽绒服,身形颀长 ,面带灰色口罩,露出来的一双凤眸很英气,带着浅淡的疏冷。看到莫知微在靠近,他说了句“稍等”,转身走到车尾处,从后备箱里取出两个灰色行李箱,放到路旁。而后,他转身看着莫知微身前的箱子:“我帮你吧。”语气是真诚的,声音却如裹着雪的风一样,有丝丝凉。雪花扑朔而落,在男人肩头细碎融化,变成一个个深色的墨点。他额前的头发上也染了雪,未息的路灯下,泛着盈盈的光。莫知微怔了怔,忙道:“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今天是腊月二十九,她过年回家决定得比较仓促,只带了些简单的衣物,不重。走过去,一把将行李箱抬起,男子没走,在一旁帮衬了她一把。动作间,莫知微无意中撇到了他的手,冷白修长,青筋突出,看起来很有力量。箱子放好后,男人又顺手帮她合上后备箱。莫知微站开了些,对男人轻道:“谢谢。”“不客气。”男人声音也轻,转身离开。莫知微进了出租车后座,对司机道:“师傅,长途汽车站。”车子缓缓驶出。透过后视镜,莫知微看到刚才的男子推着行李箱,走进小区。司机旋转方向盘掉头,开口道:“到底是国家教育出来的,根红苗正,处处都替老百姓着想。”莫知微一时没太明白:“嗯?”司机解释:“就刚才帮你抬箱子的乘客,好像是消防兵。本来是要我送进小区的,看到你在这儿等车,就让我直接在门口停下,说自己走进去就行。”“哦。”莫知微顿了顿,没有再说话。她低头掏出手机看时间,余光瞥见后座的夹缝里似有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取出来一看,是一条项链。下面挂着一个红木吊坠,刻着“LW”字样。像是情侣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