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扣子
唐粒走出家门,一辆敞篷跑车等着她。车身钴蓝色,亮丽,招摇。老张背靠着车身,单脚支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唐粒笑咯咯,拉开车门,坐了上去。老张坐上驾驶位,清晨7点20分,父女俩准时出发,驶向华夏集团总部。车开上永安路就不大畅快了,老张绕路拐去星河路,它历经几次拓宽扩建,哪怕雨雪天气,堵车也不严重。7月夏天,星河路花香沁人,行至半途,前方车速减缓。老张以为是红绿灯,但等了几分钟,还不见好转,他探头张望,不远处人潮汹涌,显然发生了事故。父女俩在车里待了片刻,眼看那边的人越来越多,老张下车去看究竟。唐粒按开手机屏幕看时间,再耽误下去,没准会迟到。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迟到说不过去。老张走回来,事故起因是一群业主围堵开发商的商务车,他们刚入住小区,就发生了3起电梯伤人事件,其中有一名老者被困在电梯里,突发脑梗死亡。不光是电梯问题,房子住着也不安心,十来户人家都反映飘窗玻璃自爆,他们强烈要求开发商解决问题。维权人员众多,把这条路堵得水泄不通,导致六辆车追尾,交警们试图疏散人群,但群情激愤,越吵越激烈。唐粒想去乘地铁,但走到地铁站少说要一刻钟,还得换乘,迟到几成定局。几辆警摩停在路旁,唐粒计上心来,跟老张说:“爸,从现在开始,我病了。”老张顺着唐粒的视线望去,顿时心领神会,走向交警。车上的唐粒迅速把丸子头弄乱,闭目往后靠,一手捂住阑尾处,作疼痛状。两个司机为别车展开骂战,一名交警正在调解,老张插话说:“您好,我女儿阑尾炎疼得厉害,急着做手术,能不能帮个忙?这些车,我找人免费修了,怎么样?”跑车里的唐粒病恹恹的,表情很痛苦。司机问:“你免费修?”老张说:“小事,找保险公司扯来扯去麻烦,大家都赶时间呢。”唐粒坐上交警的警摩呼啸而去,在拥堵的车流中,警摩左躲右闪流畅穿行,不到8点半,就开到了锦绣大道。华夏集团总部大厦名为华夏中心,近在咫尺,警摩后座“病恹恹”的唐粒从随身包里摸出一串钥匙,往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