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扣子
云州的秋深了。谢某误入传菜口摔伤案开庭,法庭判决被告度假村对谢某的损伤承担60%的赔偿责任,原告谢某自担40%责任,并驳回谢某其他诉讼要求。度假村担主责,并未提出上诉,这一页书就此揭过,唐粒静待来年沈庭璋被宣判。连日阴晦细雨后,阳光破云而出。唐粒和周忆南飞去延边看野生熊类动物,走出机场,大雪飞扬。幼熊园里暖烘烘,熊仔们个个憨态可掬,唐粒和孩子们都玩得很高兴,闭园时还依依不舍,她边走边看周忆南拍的视频,想把最喜欢的那只小棕熊画下来。在附近酒店住了一晚,两人开车去长白山,沿途饱看雪景。云州每年也会下几场雪,但以雨夹雪为主,很难积得厚,融化时显脏相,北国冬天更适合赏雪。周忆南订的是长白山脚下的度假酒店,一栋栋小木屋被白雪包裹,屋顶的雪胖胖的,厚厚的,像童话世界。工作日的游客很少,只住了几个职业探险家,唐粒和他们聊得热火朝天,回屋喊周忆南吃炖菜。晚上,唐粒跟陈海米视频,陈海米问:“你家梨子呢?”周忆南接管了沈庭璋的工作,但几个重要岗位还没招到合适的人,他最近很忙,在外间开会,唐粒给陈海米发酒店售卖的特产照片:“自己挑。”酒店大炕很火热,唐粒睡到上午快10点钟。周忆南不在房间,她以为是出门拍雪景去了,没多管,烧了一壶酒店送的松针茶,是用初春时新发的松针晒制而成。松针茶清苦有回甘,唐粒摆弄着玻璃杯拍照。这趟出游两大目的,看小熊,重游长白山。她跟周忆南说过怀念14岁时见过落满雪的松枝,像他。周忆南披着一身风雪回来,唐粒拂过他肩头的雪,问他去哪里了,他说随便走了走,回屋喝杯热茶,帮她系好围巾,眼睛微眯,端详片刻。唐粒和周忆南牵手去吃早餐,她晓得这人在想什么,围巾一裹,又能为所欲为了。大山苍莽,银装素裹,山上气温更低,幸而两人都穿得很厚实。戴着手套手牵手爬山,唐粒走走看看,目光凝住,欢呼着跑向一棵金钱松。松枝上挂着一条项链,吊坠很特别,形状是不规则的锥栗,红如朱砂,光华夺目。唐粒取下来,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