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还挺般配

木头花
陈文丰看着像个酒腻子,咂巴咂巴地喝个没完,也不见醉。丁泉陪了两杯,脸颊就有点发热了,她招手要了一罐冰可乐,左左右右地贴在脸上降温。“你是不是喝酒上脸?”“嗯,降降温,不然一会儿就红得吓人。”“哎,是不是有一个说法,喝酒上脸的人不容易醉?”“谁说的,”张亦寻歪着头道,“应该是脸红就不敢喝了,才不醉。”丁泉点点头,认同这个说法。陈文丰看了张亦寻一眼,“啧啧啧”的感叹起来,“还得是医学世家,一般个人唬弄不住你。”“嗯?”张亦寻乜斜他一眼,微微侧着头夹菜,回复丁泉道,“听他胡诌!”“怎么就是胡诌了,往前数三代你们家都有大夫!”“那真的是‘世家’。”张亦寻苦笑一下,摇摇头,“可不敢这么说……”丁泉和陈文丰俩人对看一眼,都笑了起来,“好好好,不逗你了。”“当时我知道他的情况,还挺震惊的,怎么就要来做配音呢,也挣不了几个钱。”“因为热爱?”“哎呦我的天,你们俩能不能别给我下套,上纲上线的……我闲的行不行?”陈文丰打着哈哈调笑了几句,又喝了一杯酒,神情霎时沉静下来,很有些“借酒浇愁愁更愁”的意味,那种娓娓道来的语气,让丁泉想起电视剧中的那些老生配音。他一瞬间好像变了一个人,丁泉在心里感叹,不愧是专业配音演员出身。“但这是实话,配音演员不赚什么钱。”张亦寻不说话了,只是点头。“头部的可能还好一些,其他的……市场就这么大,头部又能有几个?”“像五浔这样不愁衣食的,太少太少了。”丁泉听他说得认真,抬手跟他碰了一杯,陈文丰又满上,语气恢复到之前那种酒后兴奋,轻飘飘的样子,“都不如丁总,手里握着艺人的生杀大权。”“折煞我了陈导,什么大权啊,我就是个听吩咐干活的,打工人!”“那咱们无产阶级碰一个,不带他!”张亦寻瞅了陈文丰一眼,懒得理。他侧着身子时不时看丁泉,她不拘谨,推杯换盏间神动色飞,笑意朗然,耳朵后面都微微泛红。这是一个崭新的丁泉。张亦寻在短时间内认识了激烈的,伤感的,流着泪,又笑着安慰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