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方寸淆乱,灵台崩摧(1)

Judy侠
我不能理解我自己。我有五百多万现金在卡上,还有千万理财产品,有别墅两辆豪车,竟还会为了商业利益结婚。我这是得有多贪心,得有多大的野心?这根本不像热爱自由,骄傲清高的我自己。于是,我打算停止这一切。我叫周宝,一周前,我醒来发现自己失忆了,记忆在我十九岁复读时期,而真正的时间其实在二十九岁。对,我才二十九岁就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富婆,我都还不知道怎么夸自己,结果在手机上发现一个叫微博的软件,点开之后,我看到自己为一场商业联姻感到痛苦:联他妈的狗屁姻,滚他妈的公司。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这么痛苦,还要坚持联姻。我开始寻找原因。在我失忆的当天,身边的亲人便都知道了,因为一通电话。我醒来在一栋质感蔓延,舒适高档的小别墅里,三层楼高,两层地下室,一个不大不小百来平米的前院。这么大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住,我被自己眼前的生活惊艳了,当然也有惊恐,因为脑里一片空白。我一时分不清真实虚幻,在慌乱中,我第一个想到求助的人是我爸。我在手机里找出我爸周咏芳的联系号码,十多年了,他的号码一直没有变动。我拨通了号码,铃声响了很久才有人接,但接起电话的不是我爸,是我妈谢文屏。我猜想这个点,我爸应该是出门买菜忘带手机。但我还没有开口,电话那头我妈便很惊讶问:“小宝,你怎么打你爸电话?”我很奇怪反问:“怎么了?我爸呢,妈?”我不想把可能失忆的事情告诉我妈,她胆子很小,怕她吓坏。“小宝,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妈。”我妈忽然很激动,不安害怕。我感到有些不祥,小心试探问道:“什么意思,我爸怎么了?”“你爸五年前就去世,你不记得了吗?”我妈颤声告诉我。我犹如晴天霹雳,呆愣着说不出话,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爸会那么早就离开了我。在我的记忆里,他不久前还说支持我休学的决定,相信我会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任。就是因为这通电话,我妈得知我生病了,她赶忙赶来我家,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我大伯周咏诚一家三口。他们把我团团围住,争先恐后关心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