圩八、交易

wlzwlz
寅时,留英山,会客堂。白衣青年独立中央,徐徐收回焚影长刀,信手抖落细密血珠,露出一个分外和善的笑。堂中正道众人无不面露厌色,显然对他魔道做派十分不适,然而碍于这无耻魔徒的武功,一时竟皆投鼠忌器,无一人敢再出手。——方才自恃武艺高强的那位剑派使节,此时已双目圆睁,四肢僵直,倒在木桌角落,洇出大片湿润了。武林盟原本九个门派世家,死了一个归云山庄时景孚,就数这门剑派最善杀伐,若连他都不是徐修明一合之敌,在场众人便再没人敢掠他的锋芒。“看来,”这位不速之客轻慢笑道,“诸位都没有异议了?”他先前要求在场使节往各自门派寄信,如实告知武林盟各门派,态度极其散漫随意,然而言语间无不透露对盟中大事的了解——这人自称杀了夏盟主,身上一股浓郁的魔门火法功力,言下之意还似乎要强行入局。他们自然不愿答应,可结果么:剑派的使节就在那躺着呢。众正道皆在权衡利弊,房中静默半晌,终于在落针可闻的寂静中,听见一人开口:“尊驾内力精深,想必不会在此事上欺骗吾等,只是不知道,您要我们如实告知门派,究竟有什么计划?若个中缘由对我派不利,恐怕……”“哦,”徐修明从怀中拿出一颗果子,咬下去,慢条斯理地说,“原来阁下忠心耿耿呢。”言语者是沙刹门的代表,听了这话,不禁蹙起了眉:“吾等习武之人,门派便如生身父母,过往资源无不由派中给予,可谓是天大的恩情。您要威胁也好,杀伐也罢,我们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可若要在下背叛门派,却不能配合了。”徐修明饶有兴趣地挑起了眉。“尊驾自然魔功滔天,可只有自己,恐怕也不能达成目的。若想合作,不若现在便将目的说出,也方便安抚吾等身后的门派。”她身侧同修土法内功的正道接着说。比起刚刚险些滑到地上的模样,这位代表如今瞧着镇定多了。“是么?”他兴致不减,又咬下一口果子,好奇问道,“夏盟主也要安抚你们吗?”众人一时语塞。夏煊嗣…脾气不大好。他待人不算温和,手段难免也酷烈,只不过确实心思缜密,计划周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