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吹(1)

李空调
2022年3月20日,春分,上午十点。双颐和聪明豆在上海辰山植物园里晒太阳,他们居住的街道暂未在疫情里升级为中风险地区,目前行动自由。开春,是看似积极,实则松懈的交谈词汇,若真能为整个春天带来什么,根源还是要看人的变化、人的打算。正在此时,双颐收到了李柯乔发来的文档,李柯乔是她的发小,文档里是李柯乔即将面世的长篇小说,邀请她提前阅读。聪明豆说,这个时节里的太阳温暖带着点湿润,像他在爱丁堡读书的日子,人们保持散步,就是保持灵魂的湿度。双颐心想,换做李柯乔在这里,一定会呛回去:每个居住在城市里的年轻人至少有三位朋友,分别是精神病、同性恋、和英国硕士。为了创作小说,李柯乔带着她的恋人两年前从成都搬到了北京,冬去春来,冬去再春来,终于肯发来了自己的定稿。双颐是这样解释的——小说家耻于别人看到自己的作品,生怕端正的黑字只是精神失禁的尿痕。聪明豆瞥见了双颐的屏幕,这份书稿是私发的,他尚未获得阅读权限,不过他仍保留对春日的愉悦,春天允许他走神,再多偷瞥一眼。双颐已经迅速在屏幕上划开了第一页。第一页平静如斯,上写,作者:李柯乔。选题策划:万舟同。这时双颐的屏幕跳出了一条消息弹窗,聪明豆看消息发送者的备注,正是她的发小。李柯乔发来,“你独自阅读就好。”双颐回复,“我正准备看。”紧接着又进来了一条消息,“如果他最近向你求婚,先不要答应,一切等我这边解封后飞去上海,我们见面再说。”双颐回复,“恩。”屏幕界面重新切换回来,多出来的一双眼神恰好游移回春光里,双颐对他说,“你把ipad拿出来,我们俩换个大点屏幕一起看。”一切就绪,两人找了片草坪支起帆布椅子坐下,庄而重之,重进第一页,再划开进入小说的扉页,李柯乔写了这样一段话——姥姥的客厅挂了一幅巨大的十字绣,书文:家和万事兴,我看了十五年,只读出来一句话,家族是什么?打断骨头连着筋。姚双颐知道扉页中的“我”正是她自己,大事当前,又临选择,聪明豆正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