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桑文鹤
找到她让你费了不少的功夫。你告诉了她你是谁,看着她如遭雷击的脸,你的心里涌出一丝胆怯,趁她开口前,你赶紧抱住了她,就一秒钟就好,你在心里想,哪怕接下来从她嘴里说出的会是让你难过的话,你也至少在这一秒里踏踏实实地抱过这个生出了自己的女人。可你却感觉自己微微发抖的身体被胳膊抱住了。然后她的手安慰似地轻轻地拍着你的后背,你终于忍不住哭了。她耐心地等着你哭完,拥抱松开的时候,你看到她脸上震惊的表情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心疼。“对不起啊孩子。”你听见她这么说。“我当年也是逼不得已……”她不用解释的,她什么都不用说的。如果自己对于当年她选择放弃自己还有一丝一毫的怨气的话,那也已经在那个温暖的拥抱里消失殆尽。“你过的好吗?”她温柔地用手指把你额前有些凌乱的碎头发拨开。你想说“不好”的,可也许是不忍心一下子把面前的女人扔进自己混乱的境况里,所以你决定还是先撒半个谎,你隐去了自己坐牢的那段经历,你只是拉着她的手,诉说了养父母带给自己的委屈。你告诉了她养父母总是对自己失望,而他们对自己的忽略和蔑视让自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自卑的人。在你说到动情处的时候,她也会跟着你一起落泪。“都是我的错。”你眼前的女人低下头来向你认错。“当时我不该相信那个护工老太太的话。她说她认识一户很好的人家,夫妻俩都是温和有礼的人,生不出孩子。我以为把你交给这样的人家你就一定会生活得好……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她握紧你的手:“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你记住,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评价你至今为止糜烂的人生。“你找到我,一定经历过不少波折吧?”她口气温柔地问你。你点点头。从你第一次清楚的从养母的口中得知你是从医院抱养的开始,直到你今天出现在她的面前,已经过去了不少日子,而这过去的每一天用“颠沛流离”来形容都不为过。她带你出去吃了饭,又贴心地安排你在一家旅店里住下。她跟你解释说自己现在住的地方不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