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形婚

臣言
湘城春季雨水多,五月的天气总是阴雨绵绵,鲜少会见到晴天。公公温山60岁寿辰这天也是下着小雨,身为长媳的顾以安身着淡青色旗袍,手撑一把油纸伞站在前厅门口,笑脸盈盈的接待着到访的每一位宾客。婆婆刘芸看自己儿媳妇穿着高跟鞋一直这么站着,趁着没来宾客忍不住开始了数落:“温臣这小子真是不让人省心,明知道你爸今天寿辰还不提前一天到,昨晚电话里跟我说今早八点前肯定到,这都快十点了,连他个影子都看不到。”“他昨晚跟加拿大那边的客户谈到12点多,估计是客户今早酒醒又变卦了。”细声细语的说罢,顾以安浅浅一笑,扫视到小姨母刘霜正朝她们这边走来,“小姨过来了妈,你先去陪小姨吧,我在这边守着就可以了。”刘芸叹了口气,满眼都是无奈:“你这个当老婆的就知道向着他,算了算了,等你爸寿辰过了咱们再聊这些。”目视婆婆离开,顾以安嘴角的笑才慢慢散去,毕竟今天她确实也不太舒服。在北方生活了20多年,嫁湘城虽然已快两年,还是完全适应不了南方这边的湿度.尤其是温家这个老宅子的梧桐树年代已久,将后院的三层住宅楼都遮了住,开窗通风感觉吹进来的都是湿气,今早起床的时候后背就一直痒.公公的寿宴在老宅,老公温臣又没回来,只能忍着痒疼站这里。是小姑子温言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嫂子你怎么了?”“我后背有点疼,言言你先帮我守会儿。”油纸伞递到她手边,弯身的时候顾以安眉心紧皱,实在太痒。……一走进卧室,顾以安立刻解开旗袍领口的扣子,走到穿衣镜前,侧身扭头看了眼镜子,从后背到后颈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红色疹子,是湿疹。收回视线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往下一看,高跟鞋踩在一件黑色西服外套上。温臣回来了?“又起湿疹了?”刚走出衣帽间的温臣还没来得及系衬衫扣子,衣衫敞开,露出大片强健的腹肌,所站位置刚好能看到她后背的疹子。“除湿器是不是又忘记开了?”大步走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湿疹膏,拧开挤出,来到她身后准备帮她涂上。结婚快两年,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