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害羞了?

臣言
顾以安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从病房里走出来的,又是怎么被温臣带到楼道间的。因为一进去,她就紧紧的抱住了温臣,试图从这个男人身上寻求到想要的安全感。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紧紧的抱着他,感受着他的体温,那种紧张感才慢慢消失,“怎么办?我发现我现在好怂,以前我绝对不会这样紧张的,可是现在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莫名紧张胆怯。”“这才是你。”温臣捧起她的脸,低头亲吻她的额头,“过去的你总是将自己的真实情绪隐藏起来,隐藏不代表你不恐慌,再说了,承认自己紧张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顾以安撇嘴:“可是我发现我这样会越来越依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