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喜欢你

迟棠
01.迟煜回国后,开始慢慢撒手把股份转让,摆明了就是要脱离公司自己创业。但离开前他一改自己圣母特特质,也不准备让自己亲爱的“弟弟”太好过,找准公司内部矛盾,特意把股份转给了与迟淼有些对立面的股东。迟淼气得不轻,开始整天在周子琴面前抱怨迟煜这人冷血无情。“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他。”他说着,用手不耐烦地松了松领带。周子琴叹了一口气,“非常抱歉Chalmers,虽然我的确很想倾听你的苦恼,但是现在呢,我要结婚了。对着妻子骂先生,我想你面子也过不去吧。”她露出手上的订婚戒指,亮得迟淼想马上辞退面前这个女人。02.迟煜在中国的事业算是刚刚起步,每天都日理万机,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好在周子琴并不喜欢和恋人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她甚至很享受一个人的时间。下班顺路取迟煜干洗的衬衣时,会下意识嗅一嗅那种命为“明朗”的味道。一个人喝冰咖啡,一个人在城市闲逛,一个人在唱片店听卡带。大雨天被困在商场,要么慵懒地等雨停,要么发短信让男朋友来接。男朋友。她偶尔也会不习惯这个词语,就好像她生来就应该是来去仰望的,当星星真的落在手中时,也会觉得那温度不属于自己。当然,这并不是说明自己不幸福。周子琴喜欢迟煜很多模样。她似乎爱上了他的一切。翻书的动作,打电话的背影,牵住她手时的昂扬,他在她身上起伏时的温柔,还有他们一同潮起潮落时的热情。浪潮汹涌,那些“语焉不详”就这么前仆后继地在黏腻的皮肤上搁浅。他会把她冲上浅滩,她会用力抓住头顶的栏杆,一直到指节变白。迟煜低笑着,用胳膊护住她的脑袋,让她在这只布满褶皱的船只上,在一场风雨里感受一只野狼的肩背高低起伏。她把迟煜的信件翻来覆去地看,似乎要把那绿色的信纸看穿了。她开始研究泡面新吃法,探寻新的路边摊,看纪音发来的脱口秀视频大笑。还是喜欢光脚踩在地板上,特别是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