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 旧欢如梦

兰思思
相亲被前夫撞上这种事,编成段子讲给别人听或许能赢得几声廉价的笑,但现实中降临到自己身上就只有尴尬,说不出的尴尬,更别提为了赴这场相亲之约刚在电话中和前夫撒过谎——邬蓝站在半岛咖啡馆门外的走廊上,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林耀天则抱臂挡在她面前,先朝她看看,视线旋即透过玻璃,精准地落在邬蓝的相亲对象李先生身上。“看着不像客户啊!”他自言自语似的,眼里有戏谑,还有别的什么,“你是在……相亲?” 邬蓝没有否认,人不能在同一件事上撒两次谎,没必要,更何况林耀天眼毒,他们刚遇上时邬蓝曾流露出一瞬的慌张,没能逃过林耀天的眼睛,她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已经门儿清。虽然被撞破,气势上绝不能露怯,邬蓝绷脸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跟踪我?”林耀天笑起来,笑容温和无害,堪称迷人。“你说你约了客户没时间见我,既然我人都到东江了,不能白来一趟吧?就约朋友来这儿谈点事,巧了,没想到你也在——话说回来,这地方确实适合谈商务,聊风月氛围差了点……”邬蓝看见李先生在位子上左顾右盼,忙往暗影里挪了挪,免得被他看见了起疑心。林耀天提议,“既然碰上了,不如等你和他相完亲,咱们找地方谈谈?”“谈什么?”“咱俩的事啊!我觉得你不会喜欢里面这一款……”“我告诉过你不可能了。”邬蓝越过他要往洗手间走,林耀天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她右臂,邬蓝回眸瞪他,林耀天迫不得已松开手。“那就,聊聊洋洋,他好几次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不知道该怎么回他。”一提儿子邬蓝心就有点软,离婚是她提出来的,没有考虑过儿子的感受,每次洋洋哼哼唧唧想爸爸时,邬蓝都觉得对不起他。她想了想问:“你和朋友什么时候结束?”“随时。”邬蓝看表,“那就半小时后,忘忧草茶店见——你知道那地方吧?离这儿不远,隔……”“隔两条街,清溪路直走到底,往回数第三个店面。”林耀天流利接口,“我会在那儿等你——你怎么跟,里面那位说?”“这是我的事!”林耀天笑着举起手,“OK!那我们待会儿见…